一叶知秋

但愿你以后每一个梦不会一场空

尘世路

白大褂的诱惑第四部,前文请戳:
   海海人生
   璀璨
   星河
  
  0
  
  多少人曾爱慕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1
  
  黄宇航最近有点邪门。
  
  但凡他值夜班,急诊大厅就清净不下来,不是车祸就是打架,送过来的人还个个都伤在骨头上,让他没有一分钟能闲下来,跟他搭档的护士小宋痛并快乐着,一边窃喜一边感叹男神真是太点儿背,和他一起值夜班是劳心又伤神。
  
  有一次凌晨三点多,高速路上发生特大追尾,黄其淋和敖子逸被一通电话从被窝里叫了出来,急匆匆赶到医院出急诊,几番折腾以后,黄其淋想起了关于黄宇航值夜班的诅咒,于是将前台的小护士叫住,问她昨天是谁值班,小护士想了一会儿回答他,是黄宇航医生。
  
  黄其淋把口罩一摘,对身边的敖子逸说:“我决定向老宋反映一下,为了我们整个科室的健康生活,别让那个大神值班了,他绝对中邪了。”
  
  敖子逸也一个手术台接着一个手术台转了一晚上,此刻累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靠在黄其淋的肩膀上闷声闷气地说:“我想去办公室睡一会儿,不然开会的时候我肯定什么也听不进去。”
  
  “去睡会儿吧。”黄其淋看着他没精打采的样子有些心疼,“实在不行例会我就帮你请个假,反正老宋每天叨叨那些话也没什么好听的。”
  
  这时,黄宇航也下了战场,看样子比他们俩好不了多少。黄其淋伸手将他召唤过来,问道:“连轴转了十几个小时了,不去休息一会儿吗?”
  
  “休息不了。”黄宇航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我有个病人出了点状况,还得去看看。”
  “你最近太邪门了。”黄其淋由衷感叹。
  
  “我也觉得。”敖子逸从黄其淋的肩膀上把头抬起来,一双眼睛十分真诚地盯着他看,“你要不要去开个光?”
  
  “封建迷信要不得。”
  
  黄宇航没有跟他们打趣的心情,干净利落地甩了他们一人一个鄙视的眼神就往住院部走。
  
  2
  
  黄其淋这一整天除了手术还排了门诊,中午吃饭的时候争分夺秒,就为了挤出一点休息的时间。敖子逸看着他那个恨不得一口把盘子吃下去的架势都觉得心惊,生怕他噎死。
  
  “你着什么急啊,慢点吃不行吗?”
  
  “我下午还门诊呢,不吃快点又没得睡了。”黄其淋现在一身的煞气,谁挡他补眠他就能直接把那人手撕了。
  
  可是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有人不识趣,手机在桌上震动个不停,黄其淋接起来才说了两句,脸色就阴沉下来。挂掉电话后他跟敖子逸说了一声有事儿先走了就怒气冲冲地拿起东西走人。
  敖子逸看着他宛如即将要提刀砍人的背影有些莫名。
  
  下午从手术室出来后,敖子逸从前台经过,迎面遇到了新来的实习生周齐。周齐低着头走得飞快,敖子逸叫了他一声,他才抬起头来,红着眼眶喊了声敖医生又匆匆离开了。
  
  敖子逸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有去小陈,“周齐怎么了?”
  
  “挨骂了呗。”小陈看起来也是不太高兴的样子,“今天中午黄医生发了好大的脾气,把他训得够呛。”
  
  “黄其淋?”
  
  “两个黄医生都很生气。”小陈哼了一声,“早就该给那个周齐一点教训了。”
  
  这下敖子逸都觉得不可思议了,要说黄其淋发发火训一训实习生倒是不怎么稀奇,连黄宇航都这样就有点奇怪了。
  
  3
  
  黄其淋黑着脸从门诊室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门外的敖子逸。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等你啊。”敖子逸冲他挤出一个笑脸,“我听说你心情不太好。”
  
  “你又听谁说了?”黄其淋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伸出手去捏他的脸,“不好好工作到处闲聊去了是吗?”
  
  “整个科室都知道了,说你中午发了好大的火,周齐又犯什么错了?”
  
  提到这个黄其淋的火气又上来了,“你别跟我提他。”
  
  “到底怎么了?”
  
  “今天早上黄宇航带他做一个手术,消毒的时候让他帮忙把患肢抬高,结果没几分钟,他手一松,直接把病人的腿又砸回手术床上了,黄宇航当时就有点生气,问他怎么了,结果他说,我手有点麻了,想歇一歇。”
  
  敖子逸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黄其淋看他一眼,他又努力把笑憋了回去,“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儿吧。”
  
  “重头戏在后面,手术做完以后,黄宇航让他把病人推到恢复室去,结果他直接推到病房了。后来病人出现了喉头水肿的状况,等病人家属发现的时候脸都肿得不能看了。”
  
  听到这里,敖子逸也收起了玩笑的态度,“没出事吧?”
  
  “又推回去把气管给切了一刀。”
  
  敖子逸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周齐也太马虎了吧。”
  
  “他哪里是马虎,他根本就是来混日子的。”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黄其淋仍旧面有愠色,“让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他这样的人我要是留下了,以后不知道还要出多大的事。”
  
  周齐是黄其淋新带的小徒弟,刚从学校出来,聪明伶俐还有隐隐的傲气。其实敖子逸也不反感他的傲,这些学生名校加身,有天分有实力又年轻气盛,想要做出谦逊的模样都难,可是他进医院以来,惹过的麻烦大大小小加在一起也不少了,这一次还出了这样的纰漏,黄其淋的确没有再留他的理由。
  
  4
  
  黄其淋这边是绝对不肯松口,周齐只好又转战黄宇航那里求情,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一向好说话的黄宇航医生这一次也是态度坚决。
  
  “我真没想到黄宇航居然这么生气,我还以为他会心软呢。”
  
  “你们都觉得黄宇航比我好说话吗?”黄其淋倒是不觉得意外,“不影响工作的话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只要触碰到他的底线就绝对没有缓和的余地,他可比我难伺候多了。”
  
  敖子逸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黄宇航最忌讳的就是在病人身上出岔子,而且这几天他本来就累得要命,心情自然也好不了,那个周齐真是踩雷区都不会挑时候。
  
  “黄宇航这几天确实太累了,不过今天不是他调休吗,怎么又到医院来了?”
  
  “十三楼来了个老佛爷等着他治病呢,不回来不行啊。”
  
  说到这了,黄其淋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不还有你和宋主任吗,干嘛非要他回来啊?”
  
  敖子逸不解,他是真的觉得黄宇航该休息了,这么折腾下去还没当上先进工作者就直接追认为烈士了。
  
  黄其淋看着他,颇有深意地笑了笑,说道:“不,这个病人我们谁也不能跟他抢。”
  
  5
  
  十三楼的VIP病房来了一个老太太,来头不小,小护士们私下都悄悄叫她老佛爷。院长亲自送到病房的,宋主任还忙前忙后为她检查,可老放佛爷并不领这个情,张口就问你们科是不是有个叫黄宇航的医生。
  
  没办法,老宋只好一个电话将还在休假的黄宇航医生召唤回来。
  
  老佛爷看到黄宇航十分热络,笑着跟他问好:“你就是黄医生啊。”
  
  黄宇航有些迷茫地点点头,然后看着眼前全然陌生的老太太,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是不是哪一次学雷锋做好事之后把人给忘了。
  
  正当他把前年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事都拉出来回忆的时候,病房门一下子被撞开,丁程鑫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脸上还带着没有消退的紧张和担忧:“奶奶你没事吧?”
  
  老佛爷收起了微笑,把脑袋转过去故意不看他,语气也是冷冰冰的:“你还知道来看我啊?”
  
  “我一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丁程鑫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电话里面那些话都是吓唬人的,担心了一路终于舒了口气,“您电话里面说得这么吓人,我差点把车都开飞起来了。”
  
  “病人家属,出来一下。”满头雾水的黄宇航将丁程鑫叫到了门外,“这位是?”
  
  “这就是徐奶奶,我记得我跟你提过的。”
  
  黄宇航这才想起来,丁程鑫的确说过,他小时候父母都在国外,爷爷又特别忙,大部分时间都是跟丁老爷子的一对老友夫妇一起度过的。
  
  丁程鑫也打算过带着黄宇航一起以朋友的身份拜访一下他们,但是两个人都太忙,时间怎么也对不上只能作罢,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情景。
  
  “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黄宇航有点崩溃,他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见了家长。
  
  “你今天不是休假吗,我原本打算过来以后就去找黄其淋的。”说到这里,丁程鑫才反应过来,“对啊,你今天应该是在家里休息啊,怎么又到医院来了?”
  
  “徐奶奶钦点,不敢不来。”
  
  “我跟她提过你,没想到她给记住了。”丁程鑫又问道,“摔得严重吗,需要做手术吗?”
  
  “别担心,不用做手术,打个石膏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丁程鑫还是不放心,“真的不用做手术吗?我以前听黄其淋说有个老年人骨折以后没做手术选择保守治疗,结果后来又是肺部感染又是下肢萎缩的。”
  
  黄宇航忍不住笑起来,“你以后少跟他聊天,不然他能把你吓死。”
  
  丁程鑫不满地瞪他一眼,他才收起了笑容,安抚地握住他的手,“真的没事,相信我。”
  
  6
  
  两个人在病房前谈论着老佛爷的病情,远远地看到了走廊那头正张望着找病房的徐老爷子。丁程鑫连忙迎上去:“徐爷爷您怎么现在才来啊?”
  
  “我一接到电话就让司机往医院赶,但是路上太堵了,你奶奶伤得严重吗?”
  
  “奶奶伤得不严重。”丁程鑫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但是您的问题有点严重,快点进去请罪吧。”
  
  徐老爷子闻言一愣,随后带着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推开了病房门。
  
  黄宇航还想进去交待一下情况,却被丁程鑫一把拉了回来,“你现在进去干嘛,转移火力吗?”
  
  话音刚落病房内就传来了老佛爷字正腔圆的训话声以及徐老爷子小声的辩白。
  
  两个人在门口憋着笑听德高望重的徐老先生挨骂。
  
  黄宇航偏过头看着身边眼睛弯成了月牙的丁程鑫,忽然想起了他第一次去丁家拜访的场景。
  
  当时丁老爷子在花园里喝茶,丁程鑫亲亲热热地喊了声爷爷他才转过来冲他们点点头。丁老爷子年少时白手起家建立起丁家的商业帝国,一生起起落落,看遍了风云变幻,沉淀出一身如山般沉稳厚重的气场,他的目光只落在黄宇航身上一扫,就让他局促不安。
  
  丁程鑫似乎一点也不像他爷爷。
  
  比起稳重的山,他更像轻灵的风,随心随性,洒脱可爱。
  
  门内的老佛爷终于停止了对徐老爷子的教育,想起了门外还有两个人,于是清了清嗓子喊道:“小没良心的,躲在门口做什么,都不知道进来陪陪我。”
  
  丁程鑫冲黄宇航吐吐舌头,推开门笑得十分真挚,“谁说我没良心了,我可一直在跟医生交流您的病情呢。”
  
  老佛爷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看见他乖巧的样子心里的怒火已经消了大半,又把他叫到病床边上从头到脚地关心了一遍,就连脸上的肉少了几分都让她心疼了半天。
  
  黄宇航看着面前的一老一少,终于想明白了丁程鑫的个性是随了谁。
  
  一个小祖宗一个老佛爷。
  
  错不了。
  
  7
  
  徐老爷子从前身处高位,如今虽然退出一线,但是曾经的下属或者弟子却一个比一个有出息,于是想要巴结讨好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老佛爷这一住院,每日都有大把的人来探望,扰得她不胜其烦。
  
  “下次再有人来看我,就说我得的是传染病,谁来就传染谁。”
  
  丁程鑫皱起眉头气呼呼地望着她,“哪有这么咒自己的。”
  
  黄其淋笑着从门外走进来说道:“我跟护士们说了,以后您这间病房一律不允许探视。”
  
  老佛爷这才满意,看了黄其淋一眼后,却又不高兴起来,“怎么是你这个臭小子,宇航呢?”
  
  “奶奶,您认识黄宇航才几天啊,一口一个宇航喊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黄其淋不满,“我一下手术台就来看您,黄宇航哪有我对您上心啊。”
  
  “宇航肯定是工作太忙耽搁了,哪像你,一天天闲得要命。”
  
  “奶奶您太偏心了吧。”黄其淋无言以对,“那下次我也不来了,免得您说我无所事事。”
  
  老佛爷丝毫不理会他的威胁,“你不来没关系,记得叫小逸常来陪我说说话,我看见他可比看见你高兴多了。”
  
  黄其淋被怼得心累,和着老佛爷就看自己一个人不顺眼是吧?
  
  丁程鑫白白看了一场戏,笑得停不下来,“说好的骨科第一人气男神呢?”
  
  黄其淋反驳他:“人气男神不等于师奶杀手,这是黄宇航的人设!”
  
  这下老佛爷又被踩到了雷区,“臭小子,你说谁老呢?”
  
  8
  
  老佛爷卧床养病期间,黄宇航充分发挥了希波克拉底精神,早看护晚问候,贴心得堪比最高级别的金牌护工。老宋每次看到他往十三楼跑就会感叹:“什么是人文关怀?这就是人文关怀,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医院里将再也没有打砸抢。”
  
  对此,黄其淋只能高冷一笑,表示老宋简直太天真。
  
  病房内,老佛爷和徐老爷子又在斗嘴。丁程鑫早已习惯这老两口的相处模式,连头都没抬,坐在病床前安安静静地削着苹果。
  
  黄宇航推开门走进去,老佛爷一改咄咄逼人的样子,忙将他招呼过来,“宇航,你快过来教育教育这个什么也不懂的老头子,我想出去活动活动他都不让,天天躺在床上我觉得腿都快废了。”
  
  徐老爷子也是一脸的气愤,“我要是不拦着你,你出去再摔一跤腿就真的废了。”
  
  黄宇航左右看看谁都得罪不起,只能硬着头皮讲道理:“奶奶说得没错,适当的运动是有必要的,不然容易造成关节僵硬肌肉萎缩……”
  
  老佛爷一听这话,立马又得意起来,“听到没有,医生都说了适当的运动是有必要的。”
  
  黄宇航有些无奈,“奶奶,您先听我说完,虽然我建议您要多活动,但是您现在的状况还不适合到室外去,先在室内做些小幅度的练习比较妥当。”
  
  这下子徐老爷子腰板也直了起来:“看看,这回不是我不让你出门了。”
  
  老佛爷收起了笑容,气呼呼地看着黄宇航,“连你都不向着我。”
  
  黄宇航被她的孩子气逗笑,好脾气地回答道:“奶奶,不是我不向着您,我是医生,要为了您的健康考虑,而且之前您不是答应过我要谨听医嘱乖乖配合的吗?”
  
  老佛爷一生说一不二,倔起来谁也劝不听,但唯独有一个软肋就是吃软不吃硬,对付她这样需要哄着捧着的老太太,黄宇航简直无往不利。于是,老佛爷盯着他好半天,终于松了口,“算了,不出去就不出去吧。”
  
  9
  
  黄宇航又叮嘱了许多注意事项才离开。丁程鑫跟在他身后一起到了走廊上,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却笑得弯弯的。黄宇航狠狠地捏了一把他的脸,说道:“刚才在病房里面一句话也不说,就把难题抛给我了是吧?”
  
  丁程鑫笑着挽过他的手臂,“我有什么办法啊,奶奶现在就听你一个人的话。”
  
  “你跟奶奶还真像。”
  
  黄宇航也笑起来。
  
  一开始,他对老佛爷如此上心是因为她是丁程鑫的亲人,爱屋及乌中还有一种小心翼翼的讨好,而现在他却更多的是发自内心地愿意去照顾她,亲近她。
  
  就像他所说的,丁程鑫跟奶奶太像了,一样的纯粹,一样的骄横,一样的可爱,他会喜欢丁程鑫,就一定会喜欢这个偶尔孩子气的老人。
  
  老佛爷和丁程鑫这心性相像的一老一少,似乎连看人的眼光都相差无几,平日里看起来高傲又难以相处,却都对黄宇航信任又依赖。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奇妙又有趣。
  
  10
  
  黄宇航忙着照顾老佛爷,周齐的事情也就无暇过问,全权交给了黄其淋处理。黄其淋向来雷厉风行,就算是周齐的父母的父母亲自到医院来求情也没有网开一面,剩下的实习生们被这么一吓,都规矩了很多。
  
  敖子逸原本担心黄其淋这样的铁腕作风会影响他的实习生们眼里的形象,没想到这么一弄反而让他在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中人气大增加。
  
  敖子逸表示颜值真的可以战胜一切。
  
  “现在那一批实习生都打算死心塌地地留在咱们科了,说是整个医院就骨科的颜值最高,就连宋主任都越看越有味道。”
  
  黄其淋随口回答道:“骨科招人肯定要看骨相,长得不好看的直接淘汰,咱们可是有自己的一套规矩的。”
  
  听了他的一番话,敖子逸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吗?我怎么没听说过,那我算是合格了吗?”
  
  黄其淋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你傻不傻,没听出来我在逗你吗?”
  
  敖子逸也觉得自己刚才是脑子短路了,居然还真的相信了他的鬼话,可转念一想,这么多年了,自己一直都是黄其淋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也不在乎多丢脸这一回,于是大大方方地承认道:“没听出来,谁叫我以前那么崇拜你,你说什么我都觉得对,现在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来了。”
  
  这样直白的话倒让黄其淋有些惭愧,半真半假地说道:“以后都不敢骗你了。”
  
  敖子逸笑道:“就算你骗我我也不知道。”
  
  黄其淋叹了口气,用无奈的眼神看着他,然后说道:“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我才不能骗你。”
  
  11
  
  黄其淋一直都知道自己很聪明,从小到大他一路顺风顺水,就算当初被逼着选择了学医,他也能赌着一口气学到最好。深知自己优秀的人总是容易自负过头,黄其淋就是这样,永远用苛刻的眼光审视身边的人,把标准线都划到了头顶上。
  
  后来随着年岁渐长,尖锐的棱角被磨平了一些,却依旧骄傲得不可一世。
  
  敖子逸大概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意外。
  
  他横冲直撞地闯入他的生活中,打破了他为自己定下的所有规则。
  
  从前,他的每一次恋爱都是一次旗鼓相当的较量,两个聪明人互相试探与挑衅,每一步都精彩绝伦。可敖子逸不一样,他天真到近乎愚蠢,不懂什么叫以退为进,也不懂什么是伪装与掩饰,就这样毫无保留地把一颗真心捧在手上交付给他。
  
  自此黄其淋才终于明白,敖子逸给他的信任与真诚远比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都珍贵。
  
  因为我能够轻易地骗过你。
  
  所以我永远不会欺骗你。
  
  12
  
  自从老佛爷住院以后,丁程鑫就长期驻守在了医院。
  
  老佛爷感叹道,住院也挺不错的,至少天天都能看到你。无心的一句话听得丁程鑫眼眶都红了。
  
  老佛爷年轻的时候在时局动乱中落下了病根,夫妇二人一直没有孩子,临老了将丁家的小少爷当作自己的亲孙子带大,对他倾注了所有的爱与心血,可孩子长大了总会有自己的生活,纵然两人都不是整日里都只盼着儿孙陪伴的老人,偶尔还是会觉得孤单。
  
  丁程鑫强压住心里的酸涩,说道:“您想我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去陪您。”
  
  这下子倒是让一向不喜欢矫情来矫情去的老佛爷有些不好意思了,虚张声势地大声吼道:“我想你干什么?想你天天来气我啊?”
  
  丁程鑫撑着脑袋,眨巴着一双眼睛,颇为无赖地回答道:“您烦我也没办法,我以后肯定天天去吵您。”
  
  老佛爷笑着瞪他一眼,侧过身想要坐起来一些,却哎哟一声。
  
  丁程鑫连忙起身扶住她,问道:“怎么了?”
  
  “没事,腰有点痛。”
  
  “腰怎么了,摔倒的时候也伤到腰了吗?”
  
  老佛爷满不在乎地挥挥手,“没摔到,人老了身上总会这里疼那里痛的,都是老毛病了,你别瞎紧张。”
  
  丁程鑫却还是不放心,“都来医院了就应该好好做个检查,有没有事是医生说了算不是您说了算的。”
  
  “查什么查,人老了不能随便检查的,一查哪儿哪儿都是病,还让不让人好好过了?”
  
  老佛爷态度坚决得很,丁程鑫拿她没办法,转个头就给黄宇航打了电话。
  
  几分钟后黄宇航上来了,病房里的两个人还在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让步。
  
  “怎么了这是?”
  
  丁程鑫没好气地说道:“老太太腰疼还死活不检查,你快来吓唬她。”
  
  黄宇航走到病床前,老佛爷还在生气,扭过头不看他。
  
  黄宇航轻笑一声,咳了一声板起脸对丁程鑫说道:“你怎么又惹奶奶生气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老佛爷觉得有人撑腰了,这才把头转过来,说道:“就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不知道啊,我说没事就是没事。”
  
  黄宇航顺着她往下说道:“奶奶,这件事我肯定是向着您的,但是你说没问题他也不相信,以后每天都还会烦您,咱们就做个检查,等结果出来了,他就没话可说了。”
  
  老佛爷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那行吧,做就做吧,省得小兔崽子天天在我耳朵边上念叨。”
  
  13
  
  老佛爷的名号是小护士们叫出来的,最开始是因为老太太来医院时那个阵仗一看就知道又是哪个达官显贵的家属,时间久了,小护士们也渐渐发现老佛爷并没有她们想象中那么难以相处,不但没有为难她们,还常常嘱咐她们要注意休息,年纪轻轻地别熬坏了身体,时不时地还会拿出一些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护肤品送给她们。小护士们不敢收,她就板起脸来故作严肃地教育她们,“你们工作这么辛苦,还经常熬夜,不知道保养的话,到了我这个年纪就没法看了,你们看我气色多好,漂亮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徐老爷子在一旁说道:“七十多岁了还漂亮什么啊。”
  
  老佛爷不服气,“你别插嘴,现在人人都说我看上去至少比你年轻二十岁。”
  
  徐老爷子笑起来,“好好好,你还是个小姑娘行了吧?”
  
  小护士们被两个老小孩儿逗得笑个不停。
  
  丁程鑫最近在忙着一个大项目,一连好几天都是早出晚归。
  
  这一天等他应酬完回到家里已经是十二点钟,黄宇航还没有睡,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把门轻轻关上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黄宇航背后,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怎么还不睡?”
  
  黄宇航转过头看着他,带着一种复杂而纠结的情绪。丁程鑫不明所以,坐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这两天没去医院奶奶生我气了?”
  
  黄宇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奶奶的检查报告出来了。”
  
  14
  
  “看吧,我就说没事吧,你们偏不信。”
  
  老佛爷嗔怪地看了丁程鑫一眼,
  
  丁程鑫牵起嘴角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说道:“没事就好。”
  
  “程程你怎么了?”老佛爷将他叫到床边仔仔细细地看了看他的脸,发现他满脸倦色,顿时心疼得不得了,“是不是晚上没睡好啊,眼睛里都有红血丝了。”
  
  丁程鑫闻言揉了揉眼睛,说道:“最近公司事情太多了。”
  
  老佛爷恶狠狠地骂道:“丁兆那个臭老头子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你,你才多大啊,就累成这样。”
  
  丁程鑫笑道:“只有奶奶您还把我当成小孩子吧。”
  
  老佛爷看向他,眼里满是柔情,“你在奶奶心里永远都是个小孩子。”
  
  “她腰痛有一段时间了,有时候大半夜痛得睡不着,我想带她来医院检查,她非说没事,然后就自己到药店里买些乱七八糟的药来用。”
  
  徐老爷子坐在沙发上絮絮叨叨地说着话,眼中是少有的慌乱。
  
  “我本来想跟程程说的,她也不让,我一提她就跟我吵。”
  
  黄宇航看着面前这个坐立不安的老人,所有的安慰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他不是初出茅庐第一次面对病人家属的年轻医生,他看过太多的人在他面前崩溃或绝望,他以为他已经能平静地面对所有状况,可这一次,他还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难受与无力。
  
  从知晓病情到接受,徐老爷子没有失控也没有歇斯底里,只是眼里的光芒在一瞬间黯淡了下去,就连握着茶杯的手都在微微地颤抖。
  
  生命如此无常。
  
  人的力量渺小而薄弱。
  
  15
  
  敖子逸从十三楼下来后一直情绪低落,可这一次黄其淋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医院里生生死死每天都在上演,时间久了,他们就会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已经变得麻木。其实并不是这样,面对生命的脆弱和自己的无能为力,他们永远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徐老爷子和丁程鑫还要在老佛爷面前强颜欢笑,不能显露出一点异样。黄其淋和敖子逸看着他们这个样子心里自然也不好受,但是劝慰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
  
  他们是医生,比谁都明白奶奶的状况有多糟糕。
  
  恶性骨肿瘤晚期且已经扩散,早就错过了手术的时机。提高生活质量,减轻患者疼痛,延长患者生命这才是治疗的目的。
  
  听起来刺耳又伤人。
  
  老佛爷依旧每天跟小护士们聊得热火朝天,除了夜间的疼痛加剧与日渐变得消瘦以外,在她身上看不出半点生命开始倒计时的影子。
  
  夜晚,黄宇航值班,经过十三楼空荡荡的走廊时发现老佛爷的病房里还亮着微弱的光,他透过病房门上方的玻璃往里看了一眼,老佛爷躺在病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徐老爷子静静地坐在床边上看着她,半响,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条祈福红带,轻柔却又郑重地绕到了她的手腕上。
  
  那条祈福带是黄宇航和丁程鑫陪着老先生去菩提山上求来的。
  
  十八座庙,三十六尊佛像。
  
  从不信佛也从不信命的徐老先生一步一磕头,一个个跪了过来,卑微又虔诚地为他的爱人祈祷无病无灾。
  
  徐老先生握住老佛爷的手在那条福带上轻轻一吻。
  
  黄宇航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发酸。
  
  门内的两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鹅黄色的柔和的光,他们的手好像已经握了一生一世那么久。
  
  16
  
  这一天一大早,丁程鑫就被突发奇想的老佛爷支使出去买小笼包,还没等他离开多久,老佛爷又差使起了徐老爷子,“哎呀,我忘记叫程程顺便买碗银耳汤了,你去给我带一碗回来吧。”
  
  “给程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老佛爷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丁程鑫的手机,“刚才我拿过来用忘记还给他了。”
  
  “你怎么这么麻烦。”
  
  没办法,徐老爷子只能跑一趟。
  
  黄宇航来查房时,病房里就只剩下了老佛爷一个人。
  
  “你来了。”
  
  老佛爷坐在床上对他笑。黄宇航觉得有些奇怪,问道:“怎么就您一个人呢?”
  
  “他们都让我给轰出去了,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黄宇航闻言坐到了床边,老佛爷还是笑眯眯的样子 ,“是程程不让你告诉我的吧?”
  
  黄宇航一愣,直直地望着老太太的眼睛。老太太又说道:“我又不是傻子,哪能一点都看不出来,你老老实实告诉我,这个病还有得治吗?”
  
  矛盾的念头在心里来回交错,让黄宇航不知道怎么开口。老佛爷无奈地瞪他一眼,说道:“你怎么连说谎都不会,算了,看你这个样子我也知道得差不多了。”
  
  “你也别觉得难受,我都活了快八十年了,够长了。”老佛爷看着他的眼睛,“我以前总想着等程程结婚生子我就没有牵挂了,那个臭小子却老是不遂了我的愿,现在看来,这个心愿应该是没有实现的那一天了,你答应我,要好好照顾他,虽然他老说自己已经长大了,可在我眼里,他永远都是个小孩子。”
  
  黄宇航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老人。
  
  老佛爷轻笑了一声,“你们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我又不是顽固不化的老古董。程程是我带大的,我最了解他,他的脾气打小就不好,要是真的有什么不愉快了,你就多让让他。我知道这样可能有些委屈你,但是没办法,谁让我最偏心他呢。”
  
  黄宇航努力压下心底的酸涩,笑着回答道:“您放心吧,我跟您一样,最偏心他。”
  
  “程程随我,眼光错不了。”老佛爷低下头,看着手腕上那条红色的祈福带,又说道:“老徐个性古怪得很,虽然平时捧着他的人多,但是还真的没几个朋友,你告诉程程多让他爷爷去陪他下下棋喝喝茶,别让他一个人闷出病来,他要长命百岁才好,别早早地就来烦我。”
  
  17
  
  老佛爷的腿恢复得不错,刚能活动就开始吵着要出院,徐老先生犟不过她,只能答应将她带回家继续休养。
  
  出院的那天,老佛爷特意换上了最喜欢的蓝色长衫,将一头雪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老先生回家替她拿来了首饰盒,却忘记带她说的那条珍珠项链,被她皱着眉头骂了半天,最终勉为其难地挑选了一颗玉坠子。
  
  徐老先生小声地嘟囔:“越老越作怪。”
  
  老佛爷又竖着眉毛看着他:“谁说我老了?”
  
  一旁的黄其淋笑着打圆场,“不老不老,奶奶您风华正茂,青春年少。”
  
  敖子逸配合地点头,看起来无比真诚。
  
  老佛爷这才心满意足。
  
  走到门口,丁程鑫正准备去把车开过来,却被徐老先生拦住,“你就别送我们了,也不是太远,我们自己走回去就行了,顺便带她散散心,住院的时候可把她憋坏了。”
  
  还不等丁程鑫回应,轮椅上的老佛爷也转过头来,笑盈盈地说道:“对啊,你们千万别送我,徐老爷好不容易要伺候我一回呢。”
  
  徐老爷子被她逗笑:“我都伺候你一辈子了,你还嫌少啊?”
  
  说完,就推着轮椅慢慢地向医院外走去。
  
  18
  
  起初老佛爷还是肯回医院复查的,后来一知道要放化疗就不愿意来了,丁程鑫和黄宇航几次三番去家里劝说她,却也没有用。又过了一段时间,老佛爷又闹着要回苏州老家,黄宇航折腾来折腾去在苏州找到了一个有名的中医为她调养,丁程鑫才稍微放下心来,松口让徐老爷子带着老佛爷回去。
  
  丁程鑫和黄宇航开始在两地往返,一个星期至少要跑一趟苏州。黄其淋和敖子逸也得了空就去看望老佛爷。
  
  老佛爷心里高兴,面上却一点不显露,还故意板起脸来嘴硬,“我回来就是图个清静,结果还是天天看到你们几个人,跟在医院有什么区别?”
  
  徐老爷子在小院儿里栽种了许多花花草草,平日里除了伺候老佛爷就是照料窗外那片盈盈的绿。可入秋之后,花草衰败得厉害,再怎么用心对待,也留不住勃勃的生机,只余下一片枯黄。
  
  老佛爷的状况时好时坏,丁程鑫每次来见她都觉得比上一回又虚弱了许多,原本就消瘦的身体如今更是皮包骨头。天气一天天冷下去,老佛爷也不太出门了,至多被推到小院儿里看老爷子翻翻土,时不时还跟丁程鑫挪揄两句,“我这辈子都没见你徐爷爷这么勤快过。”
  
  徐老爷子随手擦擦脑门上的汗,回道:“你就从来没记过我的好。”
  
  老佛爷捂着嘴偷笑,“那倒是,我现在还能记起来跟你有关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树枝上残存着的枯叶被风一吹就颤颤巍巍地飘满了整个院子,踩在上面还发出沙沙的声响,老佛爷将石桌上的几片落叶拂到地上,有些落寞地说道:“树叶再绿起来,就是明年了。”
  
  19
  
  丁程鑫最后一次见到老佛爷时她的精神还很不错,也不像以往那样怕冷,整天待在屋子里不肯出门一步,而是破天荒地让丁程鑫推着她到外面走走。
  
  那天,老佛爷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话,从她和徐老爷子相识说起,从豆蔻到迟暮,几十载风雨相守全在回忆中被唤醒。丁程鑫推着她沿着小路慢慢走着,耐心听她说着这些泛了灰的故事。
  
  第二天,丁程鑫就要离开苏州,在走出小院儿大门的时候却又被老佛爷叫住。老佛爷坐在轮椅上红着眼眶看着他,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悲伤。丁程鑫忽然觉得心里空了一块,脚下的步子再也迈不出去,“奶奶,您怎么了?”
  
  老佛爷笑着揉了揉眼睛,说道:“没事儿,风吹得眼睛有点疼。”
  
  丁程鑫知道她舍不得自己,又倒回去握住她的手,“奶奶,我还会来看您的。”
  
  老佛爷摸了摸他的头,眼中似有千万种难言的情绪,最终也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又笑着说道:“好,奶奶等着你。”
  
  20
  
  人世间的无常就在于你不知道哪一次告别会是永远。
  
  丁程鑫离开后不到半个月就收到了老佛爷去世的消息。
  
  丁程鑫、黄宇航、黄其淋和敖子逸一行四人赶到苏州的时候小院儿里只剩下徐老爷子一个人。那时老爷子正清扫着院子里的落叶,看到他们之后,慢慢将扫帚放到一旁,说道:“你们来了?”
  
  老佛爷已经在两天前下葬,所有事务都是徐老爷子一个人安排的,没有通知任何人,甚至连一场葬礼都没有。
  
  徐老爷子将他们带到墓园,老佛爷的墓在墓园深处的一个偏僻角落,老爷子将一束百合放到墓碑前,轻声说道:“不办葬礼是你奶奶的意思,她最讨厌虚情假意的应酬,以前不得不陪我出席那些迎来送往的场合,心里总是不情愿的,要是我让她死后也得不到清净,她怕是要从地底下钻出来骂我。”
  
  几人没有作声,却将目光停留在了墓碑上的黑白照片上。照片中的人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长发柔顺地垂到肩膀上,一双眼睛明亮而倔强,隐约地能瞧出些老佛爷的样子。徐老爷子顺着他们的视线望过去,眼神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她年轻的时候真的很漂亮,我第一次见到她就移不开眼睛,还被她当成小流氓狠狠骂了一顿。”
  
  丁程鑫红着眼睛,有些哽咽地说道:“奶奶一直都很漂亮。”
  
  徐老爷子轻笑了一声,说道:“你这句话让她听见了肯定会开心得不得了,她这一辈子最在意的就是好看不好看,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漂漂亮亮的,前段日子她一直闹着不肯喝药,说是中药苦得喝不下去,后来啊她身上的肿块越明显了她才开始乖乖吃药,我还以为是疼得受不了了,谁知道她是嫌那些肿块太难看。”
  
  听到这里,几人都跟着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觉得眼睛越发酸涩。
  
  “她抱怨了好久我只肯喊她老太婆,不愿意再叫她的名字,其实啊,我是不好意思,在一起几十年了,好听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因果命运,可现在,我却真的希望我和她的缘分未尽,还有再见的时候。”说到这里,徐老爷子伸出轻轻地抚摸着冰冷的墓碑,浑浊的眼底却盛着无尽的温柔,“过去我总是说你不够贤惠,脾气糟糕,那都是故意气你的,其实你特别好,什么都不用改。若真有来世,婷婷,你可一定还要做我的妻子。”
  
  21
  
  “我遇到你奶奶的时候才二十岁,那时候我年轻气盛,意气风发,从未想过有老去的一天,觉得跟她的这一辈子永远也走不完,可是现在,转眼间就已经是生死相隔。”
  
  从墓园出来后,几人沿着马路慢慢地往回走,徐老爷子跟他们说着从前的事情,提到老佛爷时,整个人都泛着一层柔和的光芒。
  
  “你奶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她总说希望你早点成熟懂事,就不用为你操心了,可是心里面又盼着你永远都是个孩子,一辈子被人宠着捧着才好。”
  
  听到这里,丁程鑫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我知道的,奶奶说过,肆意随心是福气,她希望我永远都有这种福气。”
  
  徐老爷子拍拍他的肩膀,又看着一旁的黄宇航三人,笑道:“别觉得一辈子很长,能相伴走过的日子就这几十年,等有一个人先走了,才会知道,在一起的每一天有多么珍贵。”
  接下来的时间,徐老爷子没有再说话,经过过街天桥的时候,碰到一个弹着吉他的街头艺人,轻轻拨弄着琴弦,弹出的却是婉转的古调。
  
  ……
  
  “翩跹霓裳烟波上
  
  几时共饮长江水
  
  而今夜雨十年灯
  
  我犹在 顾念谁”
  
  ……
  徐老爷子在一旁听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那个低沉的嗓音还在慢悠悠地唱着。
  
  ……
  
  “一番番青春未尽游丝逸
  
  思悄悄木叶缤纷霜雪飞
  
  嗟呀呀昨日云髻青牡丹
  
  独默默桃花又红人不归
  
  你说相思赋予谁
  
  你说相思他赋予谁”
  
  22
  
  徐老爷子不肯跟他们一起回去,打算一个人留在了苏州,丁程鑫放心不下他,临走前还在千叮咛万嘱咐。徐老爷子笑着说道:“你就别不放心我了,我肯定会长命百岁的,我才不想早早地就去找你奶奶,免得被她骂。”
  
  丁程鑫拿他没办法,也只能作罢。
  
  回去的时候是丁程鑫开的车,黄宇航坐在副驾驶上,黄其淋和敖子逸坐在后排,一开始几个人都是沉默不语,最终还是敖子逸打破了安静的气氛。
  
  “徐爷爷一个人留在这儿真的能行吗,都没人照顾他。”
  
  黄其淋说道:“这是徐爷爷自己的选择,我们要尊重他。”
  
  “我以前听我爷爷说过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情,那时候他们几个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凭着过人的胆识站稳了脚跟,从此开天辟地。”
  
  黄宇航感叹,“你爷爷他们的确是一场传奇。”
  
  “我以前也这样觉得。”丁程鑫叹了口气,“我出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一场传奇了,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们也曾经年轻过,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黄宇航似乎知道了丁程鑫接下来会说什么,眉头轻轻地皱起,有些无奈地看着他。
  
  “我们也会老的。”丁程鑫接着说道,“没有人能永远年轻,我们也会老得走不动路,感受身体一天天地衰竭,然后跟所有人告别。”
  
  丁程鑫又想到了他最后一次跟奶奶告别时,奶奶反常的举动,也许那个时候,奶奶就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只是那时的他却对这一切浑然不知,想到这里,丁程鑫又不可抑止地难受起来,整颗心都被被拉扯得厉害。
  
  “可是我们会一起变老啊。”敖子逸的声音从后排传过来,“你和黄宇航,我和黄其淋,我们都会变老的,我们大家会一起变成一群有趣的老头子。”
  
  黄其淋笑出声来,握住了敖子逸的手,说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绕不开,一起变成老头子也没什么不好啊。”
  
  被敖子逸这么一打岔,伤春悲秋的氛围荡然无存,丁程鑫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居然开始有点期待看到你们变老的样子了。”
  
  丁程鑫转过头,恰好对上了黄宇航带笑的目光。
  
  尘世苍茫,留给我们的不过数十年,从年少到白头的这段路并不是永远也走不完,可是当我们彼此相伴着走到最后,一定是圆满多过缺憾。 



  
  END





评论(58)

热度(939)

  1. -Fan-一叶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
    深夜又在重温 我真的爱死老师的文字
  2. Petrichor-Pomelo一叶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