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但愿你以后每一个梦不会一场空

星河

白大褂的诱惑第三部,前文请戳:
  
   海海人生
   璀璨
  
  
  
  
  
  0
  
  遥遥的星河,朦胧夜空中点了火。
  
  今宵应庆贺,为了这星星几亿颗。
  
  1
  
  黄其淋又被投诉了,这是这个月的第十二个投诉,跟前十一个一样都是来自门诊,就连投诉的理由都没变,说来说去就是他的态度问题。
  
  跟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相反,黄其淋在坐诊的时候总是严肃又惜字如金。片子拿到手,他就只说病情有关的事,多一句都不会理会。有时候更是看完片子以后就抬起头淡淡回一句,“去办住院手续。”或者“去药房领药。”然后就潇洒地敲击键盘,下一个。
  
  来三甲医院门诊可不容易,有时候挂个号要打着地铺通宵排队。千辛万苦才见到医生的面,连话都没说上几句就被打发走了任是谁都会不满。于是黄其淋医生的投诉多到快影响整个科室的精神风貌了。
  
  黄宇航和敖子逸憋着笑劝他,你态度稍微温和那么一点点,下个月就不用被老宋揪着耳朵骂了。可黄其淋也是委屈得不得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他要看上百个号,要是每个人都跟絮絮叨叨地跟他聊上半个小时的话那他这一天就什么也不用干了,他是外科医生,又不是心理医生。
  
  这第十二个投诉他的病人还有点来头。好像是哪个领导的侄子,是被加塞进来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毛病,黄其淋看了一眼片子,又看了看他的手,一句话也没说上去就行云流水地来了一套手法复位,然后把那哥们儿疼得鬼哭狼嚎整栋楼都能听到。
  
  毫无疑问,黄其淋又收到了一份热气腾腾的投诉。
  
  老宋气得要命,在科室例会上拐弯抹角地发表了一篇关于“医疗工作者应该以怎样的精神风貌来面对工作”的演讲。那时候黄其淋正翘着腿跟敖子逸咬耳朵,“还微笑与服务呢,老宋是把医院当成海底捞了吧?”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遍了会议室的每个角落。
  
  老宋把手里的材料往桌上一砸,气吞山河地吼了一句:“黄其淋!”
  
  
  2
  
  为了整顿科室纪律,尤其是整顿某一部分人,骨科出了一项新规定,被投诉最多的医生扣月末奖金,扣出的那一部分钱就发给当月投诉最少的医生。
  
  于是,整个科室都兴起了微笑门诊的热潮,每个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从黄其淋的荷包里捞一笔。
  
  第一个月是敖子逸拔得头筹拿到了奖金。黄其淋强挤出微笑着对他说:“是你拿了我就不心疼,你下个月继续加油。”
  
  第二个月是黄宇航冲在了温柔体贴的第一线。黄其淋气不打一出来,在办公室里冲着黄宇航吹胡子瞪眼,“你还缺我这一点血汗钱吗?豪门大家为什么要为难我们这些底层人民!”
  
  身为家属的丁程鑫靠在沙发背上笑得从容,“不然你以为丁家是怎么起家的?全靠不放过一分一毫。”
  
  黄其淋说不过他,转个头就把矛头对准黄宇航,“资本家都是吸血鬼!我看你就快被荼毒了。”
  
  黄宇航笑着喝了口茶,没有说话,又把战场交给了丁程鑫。
  
  丁程鑫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问道:“你什么时候门诊?”
  
  “下午,怎么了?”
  
  黄其淋摸不着头脑。
  
  “我要抓紧时间去挂个号,然后投诉你。”
  
  办公室里笑倒了一片。黄其淋一脸生无可恋。就连敖子逸都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一定要坚强。
  
  
  3
  
  与黄其淋不一样,敖子逸就很受病人的欢迎,他升主治也有好几年了,慢慢开始接手病人。
  
  每次他查房的时候,病房里总是一派祥和。36床的老太太很喜欢他,一见他进门就张罗着女儿给敖医生削苹果,剥橘子。37床的小姑娘本来每天都要哭闹一会儿,某天,敖子逸带着一套画笔进了病房,在她的石膏板上画满了可爱的卡通人物。
  
  “你看,多好看啊,其他人都没有的,只有你才有!”
  
  小姑娘破涕为笑,从此一见到敖子逸就笑弯了眼睛。
  
  黄宇航抱着手冲黄其淋笑,“学着点。”
  
  “我现在去买画笔还来得及吗?”
  
  黄其淋一脸认真。
  
  黄宇航想了一下黄其淋现在接手的病人,好像连20岁以下的都没有,于是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你不适合走这个路线。”
  
  “这句话你说给老宋听吧。”黄其淋苦恼地撑着脑袋,“让他别逼我了。”
  
  “不不不,现在有了你这个出头鸟,老宋就没空折腾我们了,你是整个骨科的英雄。”
  
  黄宇航双手合十,冲他鞠个躬。
  
  “滚。”
  
  
  4
  
  黄其淋的苦日子没过多久,就又迎来了曙光。因为老宋没时间管他那点破事儿了。某天晚上发生特大车祸,一辆客运大巴车跟小轿车撞上了。伤员一批又一批的送进来。那几天各个科室的医生都忙得连轴转,不分白天黑夜,睁开眼睛就在手术台上。
  
  等暗无天日的日子过去了,老宋也就把他这事儿给忘了。
  
  “45床是谁的病人?”
  
  某天中午正吃着饭,倪姐突然想起了点什么。
  
  “我的,怎么了?”
  
  黄其淋不解。
  
  “我今天去换药的时候,听见病人家属在抱怨呢,说是住院观察都好久了,还不给动手术,无良医生还给开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药,黑心医院就知道骗钱”
  
  倪姐学着病人家属的语气,将黄宇航和敖子逸都逗笑了。
  
  黄其淋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什么人啊,我都跟他们解释过好几次了,他爸爸血压高得吓死人,现在动手术风险会很大,万一出什么事儿,谁负得起这个责啊。”
  
  敖子逸也不解:“那家人看起来条件挺不错的啊,也不像连住院费都付不起的样子,怎么这样啊。”
  
  倪姐回他:“岂止是不错,他爸爸可是大老板,没看到医院门口停的豪车吗?”
  
  “那就更不应该了。”
  
  “越有钱的人就越计较呗。”黄其淋接过话茬,“不信你看丁程鑫。”
  
  一直默默埋头吃饭的黄宇航这才忍不住出声:“别误伤无关群众好吗?丁程鑫招你惹你了?”
  
  
  5
  
  今天整个科室的人心情都非常愉悦。
  
  一个调休回老家的小护士回来了,还给大家带了一大堆土特产。敖子逸在那儿挑挑拣拣了半天,给自己选了一包地瓜干儿,还不忘把唯一的一包榴莲糖藏起来留给还在做手术的黄其淋。黄宇航看到了他的小动作,笑着打趣他,“每个人只有一个指标,快把榴莲糖交出来。”
  
  “你又不吃榴莲!”
  
  敖子逸理直气壮。
  
  “谁说我不吃榴莲了?”
  
  “那我也不给你。”
  
  说完他就把榴莲糖藏在身后。黄宇航半真半假地去抢,两个人就在办公室里打闹起来。
  
  这时,黄其淋正好推门进来。敖子逸大喊了一声“黄其淋接着!”就把榴莲糖抛向他。黄其淋伸手接住,有些莫名其妙,“你们俩干什么呢?”
  
  黄宇航吐槽道:“你们家小徒弟太护食了,想拿他一颗榴莲糖就像要他的命一样。”
  
  黄其淋这才看明白发生了什么,笑着回他:“那我就要夸小逸干得漂亮了,丁程鑫不是说了吗,想发家致富就不能放过一分一毫。你抢我们的榴莲糖还有理了?”
  
  敖子逸在一边帮腔:“就是!”
  
  黄宇航翻了个白眼,决定不跟他们计较。
  
  “倪姐呢?”敖子逸咬着地瓜干问道,“我给她留了牛肉干。”
  
  “在值班台安慰小陈呢,45床的病人要转院了,走之前还把小陈骂了一顿,口口声声说我们医院全是骗钱的庸医。”黄宇航看着黄其淋玩笑道:“你看看你一个人把我们医院所有辛勤工作的白衣天使都给抹黑了。”
  
  “转吧转吧,他爸这情况去哪儿都是留院观察的命。”
  
  
  6
  
  黄宇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丁程鑫正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看文件,听见开门声立刻就转过头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有个病人出了点情况,忘记给你打电话了。”
  
  “我猜也是这么回事,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
  
  黄宇航坐到他身边,用手轻轻按着太阳穴,一副疲惫至极的样子。
  
  “怎么了?今天手术很多吗?”丁程鑫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靠了过去。
  
  “有个病人转院之前把黄其淋投诉了,老宋又开会教育我们,听得我头都大了。”
  
  “他最近怎么这么多状况?”
  
  “这件事也算是他倒霉,那个病人的情况确实还不适合开刀。”
  
  “别说他了,我这几天也是烦得要命。”
  
  说着说着,丁程鑫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
  
  “老爷子一个朋友的孙子回国了,想找人合伙做两个项目,然后就找上了我。”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丁程鑫气急败坏,“那个人就是个纨绔公子哥,在国外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了花天酒地。”
  
  “哦?”
  
  黄宇航这一声“哦”抑扬顿挫,颇有深意。丁程鑫望着他慢慢眯起了眼睛,然后一下子扑到他身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我跟他才不是一路人。”
  
  黄宇航笑着抱住他,“那你跟谁是一路人?”
  
  丁程鑫勾住他的脖子,笑弯了眼睛,“我跟你是一路人。”
  
  黄宇航会意,一口咬上了他的嘴唇。两个人在沙发上接了一个绵长的吻。等到空气里暧昧到只剩下彼此的呼吸时,丁程鑫一把推开了黄宇航。
  
  “差点就被你勾引过去了!”丁程鑫坐到离他老远的地方,“我还要工作呢!”
  
  黄宇航失笑:“怎么怪到我头上了?是你自己扑过来的,而且你什么时候这么热爱工作了?”
  
  “成家就要立业,我得对你负责。”
  
  黄宇航早就习惯了丁程鑫的口头占便宜,也就笑着回应他:“那丁先生你好好工作,赚钱养家,我就先洗个澡睡觉了。”
  
  “黄先生你也累了一天了,先去睡吧。”
  
  黄宇航揉乱他的头发,转身进了浴室。
  
  
  7
  
  这一天倪姐又是黑着眼圈出现在科室。黄其淋凑到她面前,惊讶道:“倪姐,你的黑眼圈快比你的眼袋都大了!”
  
  倪姐瞪他一眼,连骂人的话都说得没精打采:“一边儿去,会不会说话啊。”
  
  “倪姐你昨天又守夜了?”
  
  黄宇航皱着眉头看着她。倪姐点点头满脸疲惫地坐坐到了沙发上。敖子逸看了看她有些发白的脸色,乖乖地给她倒了杯热水。
  
  “听说48床那个老大爷邪门得很,你守的就是他吧?”
  
  “就是他。”倪姐揉揉太阳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他怎么邪门了?”
  
  敖子逸不解。
  
  “那个老大爷是神外那边转过来的,神外的张主任给他动手术的时候简直诸事不顺,先是肌松剂失效,手术过程中老爷子的手突然抬起来,把张主任吓得不轻。再然后是出血量突然增大,却又找不到出血部位,原本很快就能做完的手术硬是拖了好几个小时,好不容易做完手术了,缝合的时候又把针撅断了好几根。一台手术做下来张主任出了一身冷汗,直呼这个老大爷太邪门。”
  
  黄其淋满脸不屑地说道:“再邪门能邪得过孙老太太吗?”
  
  倪姐先是一愣,而后便笑出声来,“比起孙老太太还是要差一点。”
  
  “孙老太太又是谁?”
  
  敖子逸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孙老太太是差点征服了我们整个骨科的神婆。”
  
  8
  
  孙老太太这个传奇登场的时候敖子逸还没进医院。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就是个简单的小手术,但是后来从赵医生到黄其淋再到黄宇航,没有一个不败倒在孙老太太的腰椎下面,就连老宋都没能把她拿下。几番折腾之后家属差点没把整个科室都告上法庭,最后还是许教授这尊许久不动刀子专心当吉祥物的大佛出来力挽狂澜,才杜绝了这起医疗纠纷并且为骨科上下留下了一点颜面。
  
  听完倪姐的讲述,敖子逸笑得停不下来:“我真想见见这个老太太。”
  
  黄其淋一脸往事不堪回首:“这个老太太真的太邪门了,血管脆得跟薯片一样。”
  
  黄宇航冷笑:“你好歹是在术中出的问题,我呢?我都觉得手术肯定成功了,结果她分分钟硬膜外纤维化教我做人。”
  
  “肯定是你们俩当时过得太顺太得意,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倪姐拍拍他们俩的肩膀,“不过,孙老太太作妖都是在手术台上啊,这个大爷隔三差五就来个头疼脑热,气喘感染,还总挑半夜里发作,上一次就是因为他的护工没有及时发现,差点就出大事了,这几天,他的情况有点糟糕,我真是连觉都不敢睡了。”
  
  “您真是太有奉献精神了。”黄其淋感叹,“咱们科今年的先进工作者不评给你我第一个不服。”
  
  敖子逸举手:“我也是。”
  
  黄宇航点头:“同意。”
  
  
  9
  
  夜里,突然响起的铃声将美梦撕碎。
  
  黄宇航伸长手臂在床头柜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了手机。他刚接通电话,听筒那端传过来的声音就让他瞬间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
  
  “我马上过来。”
  
  丁程鑫睡眠浅,此刻也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问道:“怎么了,又有急诊吗?”
  
  “医院出了点事。”
  
  黄宇航十分迅速地穿好了衣服。
  
  “要我送你过去吗?”
  
  黄宇航亲了亲他的额头:“不用,你继续睡吧,明天还要去公司呢。”
  
  说完,就拿起车钥匙跑了出去。
  
  
  黄宇航驱车行驶在空旷的街道上,路两旁的景色换了又换。电话铃声又再响起,他将手机递到耳边,敖子逸的声音就这样传了过来。
  
  “你过来了吗?”
  
  “我在路上,你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已经回医院了。”
  
  “情况怎么样了?”
  
  “......不太好。”
  
  
  等到了医院,黄宇航才知道敖子逸说的不太好是有多糟糕。值班台一片狼藉,被砸得看不出原样。几个小护士正在收拾地上的杂物。
  
  “小陈,黄其淋他们在哪儿?”
  
  小护士抬起头来,眼眶通红,一开口还带着哭腔:“他们都在急诊室,倪姐还在缝针。”
  
  黄宇航急冲冲地推开急诊室的门,黄其淋正坐在诊疗床上,袖口挽起,手臂上的挫伤红肿得刺眼。敖子逸拿着碘伏替他擦拭着伤口,脸上难得的连半分笑意都没有。
  
  “黄其淋。”黄宇航皱着眉头望着他的伤口,“没事吧?”
  
  黄其淋摇摇头,说道:“我没事,可是倪姐的情况不太好。”
  
  
  10
  
  今天是小陈的夜班。倪姐给她交代了一通48床的老大爷的情况就准备回家了,这时几个中年男子气势汹汹地就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高声叫嚷着:“你们的医生呢?把医生叫出来?”
  
  “倪姐,他好像是之前转院的那个人的儿子。”小陈看了为首的男子一眼,小声地说道。倪姐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来的人中间果然站着那个徐晓峰。
  
  “先生,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大声喧哗。”倪姐见情况有些不对就将小陈挡在了身后,“你们是来看病的吗?挂哪一科?”
  
  徐晓峰在导医台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说道:“别废话,快点把你们的医生叫出来!”
  
  夜深了,医院大厅里已经没有人走动,徐晓峰突然拔高的调门在寂静中显得尤为可怖,小陈害怕得有些发抖。倪姐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她先走。可是她刚走出值班台,徐晓峰就发现了她的意图:“干嘛呢?你上哪儿去?”
  
  倪姐立刻走上前去挡住了几个人道路:“你们不是要找医生吗?她帮你们叫医生去了。”
  
  “少他妈蒙我!”
  
  徐晓峰推开倪姐,想要追上去。倪姐抱住他的手臂大喊了一声:“小陈快跑!”
  
  等那两个男人追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门正好合上。徐晓峰骂了一声操,转过头一脚踢在了导医台上,“我告诉你,今天我来就是要讨回公道的,你们这个黑心医院骗了我们家这么多钱,我要是不教训你们,不知道你们还要骗多少人呢。”说完,就一挥手将导医台上的杯子甩到地上。
  
  旁边的两个男人也像得到了信号一般,抄起大厅里东西就开始砸。
  
  “你们干嘛呢?”
  
  倪姐见这几个人彻底失控,忙转身想要离开。徐晓峰却先她一步抓住她将她推倒在地上。
  
  
  11
  
  今天也是黄其淋的班。当时他正在办公室整理病历。小陈慌慌张张推开了门,一张口声音颤抖得厉害:“黄医生,有人来闹事,倪姐还在下面呢。”
  
  黄其淋脸色一变,“报警了吗?”
  
  “我打过电话了,警察还没来。”
  
  黄其淋和小陈赶到大厅的时候,已经遍地狼藉。倪姐倒在值班台下面,半张脸上都是血,一时间也不知道伤在哪里。小陈哭着喊了声倪姐就扑了过去,将她扶起来。
  
  “就是你!”徐晓峰认出了黄其淋,气焰更加嚣张,“就是你他妈骗我爸住了这么久的院!”
  
  黄其淋没有理睬他,径直走到倪姐面前,替她看了看伤口,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对一旁的小陈说道:“你先带倪姐去急诊室。”
  
  “去哪儿啊?”
  
  徐晓峰想要将她们拦住,黄其淋却稳稳当当地挡在了他面前。
  
  “你们几个大男人把一个女人打成这样,你们还是人吗?”
  
  “你闭嘴吧,就是你他妈的骗了老子这么多钱,开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药,结果我爸的病一点没治好,你他妈是人吗?”
  
  “那你冲我来啊,打一个护士算什么本事?”
  
  黄其淋迎上前去,面色清冷地质问着徐晓峰。这徐晓峰冷笑一声,不屑地用手指着黄其淋的脸,说道:“我打她又怎么样,医院的人都是一丘之貉,我告诉你,你们要是不把钱赔给我,这件事......”
  
  直白的一拳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脸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黄其淋又一拳挥了过来,双方的对峙就这样被打破,站在一旁的两个男人也加入到斗争中来。
  
  
  12
  
  警察是和老宋一起赶到的,当时几个人还打得难舍难分,警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索性就一起带回了警察局。
  
  这一片儿的警察处理这些事也处理得多了,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就忙着跟老宋交涉去了。黄其淋宁愿站到门口吹冷风也懒得听他们扯皮。
  
  他没想到的是老宋还通知了敖子逸。
  
  敖子逸慌里慌张跑到警察局,一眼就看到了抱着手靠在门外的黄其淋,他悬了一路的心这才落下来。
  
  “你没事吧?”
  
  敖子逸的声音还有些喘,一走到黄其淋面前就开始检查他身上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黄其淋皱着眉头看着他身上单薄的衬衣,“怎么不穿件外套就出来了,不冷吗?”
  
  “我一接到老宋的电话就赶紧跑出来了,忘记穿外套了。”
  
  敖子逸吸吸鼻子,刚才他满脑子都是黄其淋出事了,完全没感受到室外的冷空气,现在被夜风一吹,才觉得真的有点冷。
  
  黄其淋将白大褂脱下来给敖子逸披上,然后握住他发凉的手,说道:“他们这儿肯定还要处理一会儿,我们先回去吧,倪姐还在医院呢。”
  
  
  13
  
  倪姐的额头和眼角分别缝了两针,腿上,手上,腰上都有不同程度的软组织挫伤。
  
  第二天,倪姐的老公就陪她去警察局录了口供,立了案。随后,倪姐就请了几天假在家里养伤。
  
  徐晓峰一伙人还是隔三差五来医院闹一闹。最开始警察局还会来处理,后来见没闹出的多大的事就不再出警。前台的几个小护士都快被他们弄得神经衰弱了。
  
  科室就这件事召开了会议。这个会是由院长亲自主持。院长在会上传达了上级的意思,几句话将大家的心冷了个透。
  
  “这次这个事件,是时候画一个句号了。他们天天来闹,不光影响了大家的工作,也影响了医院的形象。马上医院就要参加全国的评比,大家为了这次评比已经努力了一年了,我相信谁也不愿意看到之前付出的心血付之东流,所以,医院决定以大局为重,赔款,道歉,倪丽云同志那边希望她能放弃诉讼,医院会对她做出补偿,相信她也能理解医院的难处,大家吸取教训,这个事情到此结束。”
  
  “院长。”黄其淋质问道:“什么叫以大局为重?赔款和道歉就意味着我们承认是医院的过错,可是从头到尾我们才是受害者吧?而且你凭什么要倪姐理解医院的难处,她被打成那样,你还要她忍气吞声吗?”
  
  “这件事继续发酵对医院有害无利,徐晓峰他们已经联系了媒体,任由他们闹下去事情可能会发展到无法控制。”院长喝了一口茶,望向黄其淋,“你动手打人这是事实,要是他们发布到网上,第一个遭殃的是就是你!”
  
  “是他们先打伤了倪姐黄其淋才会跟他们动手的,大厅里的监控也可以作证。”敖子逸忍不住争辩。
  
  “院长,我也觉得这个决定不妥当,如果我们妥协了这一次,那么就证明我们医院的诊断是谁都可以质疑的了,以后哪个病人还愿意信任我们?”黄宇航也开口反对,“而且倪姐这一次本来是无辜被伤,医院不帮她讨回公道,还要让她放弃诉讼,这难道不令人寒心吗?”
  
  “我不是不知道你们的委屈,可是这个关口,医院经不起折腾,卫生局那边已经下发了通知,要求我们将影响控制到最小。要是年度的考评出了问题,谁能负责?不用说了,会议到此结束。”
  
  
  14
  
  医院将徐晓峰父亲住院期间的所有费用退换,这件事才勉强告一段落。徐晓峰离开医院的时候趾高气昂,仿佛打了一场胜仗,大呼讨回了公道。
  
  那段时间整个骨科都士气低落,这个事件更像是一场暴风雨,将大家的信心与热爱都浇了个透。还没等科室恢复正常的状态,乌云又一次飘到了上空。
  
  倪姐辞职了。
  
  医院对她施压的第七天,她还是没有妥协。
  
  她来医院办理离职手续的时候,骨科的医生和护士都红着眼眶将她围住。小陈更是哭得泣不成声地抱住她,问道:“倪姐,你非走不可吗?”
  
  倪姐帮她擦去眼泪,自己的眼睛却变得湿润:“我非走不可。我来咱们医院二十多年了,我不敢说对这个医院有多少贡献,但是我在这里的每一天都问心无愧。你们都知道的,我儿子快要高考了,我都没时间管他,我妈现在生病住在小医院里我连个护工都请不起。最忙的时候我不眠不休地待在医院里照顾病人,我只是为了对得起我的职业我的良心,对得起我每个月少得可怜的那几千块钱。病人和家属不尊重我不感谢我没什么,我也从来没指望从他们那里得到回报。可是医院这一次真的让我寒心透了。”说着说着,倪姐就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哭了出来,“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了的,当初他们连张景华都没有保护,又怎么会在意我这么一个护士。”
  
  “你们都别劝我了。”倪姐擦干了眼泪,又看了看围着她的这一群人,“我是一定会告到底的,不光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你们,我不想你们以后每天工作的时候都提心吊胆。”
  
  倪姐来医院二十五年了,大半辈子都在骨科度过。骨科是她和老宋一起撑起来的。
  
  她走了,骨科的天塌了一半。
  
  
  15
  
  “我妈妈说我以后都不能跳舞了。”一个八九的小姑娘坐在轮椅上看着自己空掉的半截小腿发起了呆。她还健全的另外一只脚上穿着漂亮的芭蕾舞鞋,“跳芭蕾舞是我的梦想。”
  
  这个小姑娘因为车祸被截掉了一截小腿,自此以后就变得有些内向和敏感,平时也不太爱说话,却莫名地对自己的主治医生黄其淋是十分亲近。
  
  黄其淋蹲下来望着她,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你肯定觉得我很可怜,因为我的梦想实现不了了对吧?”小姑娘有些生气,她不喜欢别人用这样眼神看着她。
  
  “当然不是。”黄其淋想了想,笑着说道:“我觉得你很勇敢,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位非常优秀的女士。”
  
  小姑娘这才又开心起来,把背挺得直直的,上巴微微抬起,当真有了几分优雅端庄的女士的样子。
  
  “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很厉害,我妈妈以为我会死,可你让我活过来了,你简直就是故事书里面的英雄。”小姑娘的声音里带着雀跃与希望,“我决定了,我以后也要像你一样,当一个医生。”
  
  黄其淋有些发愣,他想说他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厉害,他也不是什么英雄。可是当他对上那双纯净无垢的眼睛,他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小护士站在走廊上冲着他喊道:“黄医生,宋主任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黄其淋碰了碰小姑娘的手,说道:“你听到了,我现在有一点事,你出来也这么久了,你妈妈肯定会担心的,我们先回去好吗?”
  
  小姑娘皱着眉头,老半天才点头嗯了一声。黄其淋站起来想要推动轮椅,却被她阻止:“你不要帮我,我自己来。”
  
  黄其淋站到旁边,微微弯下了腰,伸出手对她笑着说道:“Lady first.”
  
  
  16
  
  等把小姑娘送回了病房,黄其淋才想起了老宋的召唤。他推开主任办公室的门,发现黄宇航也在。
  
  “你来了,坐吧。”
  
  老宋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坐下。
  
  “主任我就先走了......”
  
  “不用,你也留下。”
  
  黄宇航起身想要离开,却又被老宋拦住。
  
  “我找你来,是想问问关于徐晓峰父亲手术的事情。”
  
  老宋话音刚落,黄其淋和黄宇航就同时变了脸色。前两天,徐晓峰父亲又被送到了医院。原本他已经转到了另外一个医院,那个医院也很快就给他安排了手术,可是坏就坏在那家医院规格不够,是外省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出来开飞刀,给他做了手术,那个医生也不太了解他的情况,稀里糊涂就给开了刀,结果出了事,又被送了回来。老宋的意思是还让黄其淋给他主治,可黄其淋却一口回绝了。
  
  “这个手术谁爱做谁做,我反正不敢开这个刀。咱们科能做这个手术的大有人在,您又何苦非要为难我呢?”
  
  这个事情再次提起,黄其淋的态度依然坚定。
  
  “黄其淋,你不是第一年做医生了,不要将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中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你是医生,治病救人是你的责任。”
  
  “主任,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接这个病人的。”
  
  说完,黄其淋就起身径直走出了办公室,完全没有给老宋劝说的余地。
  
  “黄其淋!”老宋气愤地拍了拍桌子,又转过头看向黄宇航,“他这个样子怎么行,你去跟他说,这个病人他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主任,黄其淋这一次不是在跟你赌气,医生也是人,我们也需要安全感。因为医院的决定,现在人人自危,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倪姐。我们在学校学的是治病救人,可是老师没有教我们怎么在病患和医院的双重夹击之间保护自己,就像他说的,这个手术也不是非他不可,您也理解理解我们吧。”
  
  
  17
  
  许久不上手术台的许教授要开一个熟人刀,指名要带上黄其淋,黄宇航和敖子逸。敖子逸没跟过许教授手术倒是激动又紧张。黄其淋和黄宇航却只想苦笑,居然连这尊大佛都惊动了。
  
  许教授站在手术台上,依然专业又果断,看不出一点手生,手术做到一半,他才把话题绕到了黄其淋身上:“我听宋主任说你跟病人家属闹了点矛盾,还拒绝给病人做手术?”
  
  黄其淋在心里把老宋骂了千万遍,“搞了半天您是老宋请来给我上政治课的啊?”
  
  “我只是觉得你处理问题的方式太极端了,就说那天晚上,如果是换了我,绝对不会和病人家属发生这么大的冲突,居然还打到警察局去了。”
  
  “换了您,您也打不过啊。”
  
  黄其淋话音刚落,敖子逸和黄宇航就笑出了声。也是许教授好脾气,也没跟他生气,依旧不慌不忙:“你哪里都好,就是脾气太糟糕了,希波克拉底誓言都背到哪儿去了?”
  
  “也不是人人都您一样,活在大医精诚里。”黄其淋回他,“要我以德报怨,我做不到。您总说医生对病人应该有同理心,理解他们的痛苦。可是谁来理解我们呢?医生不是神,我们也有情绪,现在的形式下,我们才是彻头彻尾的弱势群体。”
  
  “你说医生才是弱势群体?”许教授轻笑了一声,“这个思想是绝对错误的,现在做手术这个病人你们知道是谁吗?”
  
  三人都摇头。
  
  “这个人就是你们私底下拿出来骂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张厅长。他平时的威风你们都看在眼里,可现在,他就躺在手术台上,如果我将手术刀交给你们,那么他的生命就握在你们的手里,生或死,就在你们一念之间。任何时候,医生都不会处于弱势,因为一旦你们决定放弃,那么谁也给不了病人奇迹。”
  
  “我总跟你们说医生一定要讲道德,你们肯定都听烦了,但是我还是要说,治病救人不是医生的职责,而是医生的道德,是医生的良心。黄其淋刚才说医生也有情绪这个我认同,但是你们不能让情绪来选择病人,这个人我不喜欢,所以我就不救了,这是不正确的,无论你有什么理由,都不道德。”
  
  “别人的道德是为了遵守社会的秩序,而医生的道德,是为了尊重生命的重量。”
  
  
  18
  
  黄其淋最终还是收下了徐晓峰的父亲,并且安排了手术。徐晓峰对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黄其淋不太吃他那一套,私底下跟敖子逸吐槽了好久人性的善变与阴暗。
  
  徐晓峰父亲的手术定在下午,做完手术之后已经是傍晚。黄其淋和敖子逸走出医院大楼,两个人都是又累又饿。
  
  “去吃火锅吗?”黄其淋系好安全带,问副驾驶上的敖子逸。
  
  “挑一家近一点的吧,我快饿死了。”
  
  车辆发动,鱼一般滑进了灯红酒绿中。
  
  “老许这个人吧,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圣人,还老用圣人的标准去要求别人,你跟他说社会的黑暗,他就跟你谈道德,谈崇高,谈理想。可是他所谓的道德,崇高理想都只是为了让我们心甘情愿地去牺牲自己,无私奉献。”
  
  “可是,你还不是听进去了?不然就不会做今天这个手术了。”
  
  “也就是老许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还能听一听,换了别人我肯定觉得虚伪。”黄其淋笑道,“在我们医院老许的地位可比院长崇高多了。他这碗毒鸡汤能灌我们这么多年,靠得不光是他的洗脑传销,当医生没点情怀是不行的,我们需要有个人来把我们当作英雄,老许就是那个人。”
  
  “许教授的确是个难得的好人。”
  
  “好人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他就是圣人。我和黄宇航刚进医院那年闹水灾,特别严重,医院倡议给灾区捐款,老许把房子,车子都捐了,自己还申请去灾区当志愿医生。我当时心想,这老头子脑子有毛病吧?好人也不是这么当的啊。”
  
  听到这里,敖子逸也是一脸的惊讶。黄其淋接着说:“可是后来,我就开始佩服他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人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他们悲天悯人,心怀天下,我们这些普通人可以不理解他们,但是一定要尊重他们。你知道吗?老许到现在也没结婚生子,他是要做一辈子的圣人的。”
  
  “结婚生子跟他做圣人有什么冲突吗?”
  
  “如果老许有家庭的话,他还能这么潇洒地把所有家当拿去做好事吗?他的家人凭什么要为了他的理想牺牲呢?只有无牵无挂,才能站在云端上面看世间疾苦。”
  
  敖子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怪不得都说要斩断尘缘,再修圣贤。”
  
  黄其淋看着他的眼睛,忽然就笑了出来:“所以,我是做不了圣人了。”
  
  敖子逸先是一愣,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
  
  做圣人有什么好的,人生路漫,我们就做两个普普通通的好人,两个偶尔自私的英雄。
  
  
  
  19
  
  徐晓峰的父亲很快就痊愈出院,走的时候还闹出一个小插曲。徐晓峰为了表达歉意和感谢给黄其淋准备了一个还算丰厚的红包。
  
  黄其淋黑着脸把红包退了回去,说道:“这个红包如果是为了感谢我们的治疗,那么没有必要,因为治病救人是我们的职责。如果是为了表示你们伤害倪姐的歉意,那我们更不会收,因为我们不会原谅。”
  
  自此,这场闹剧才算落下帷幕。
  
  
  20
  
  医院又恢复了往日的秩序,临近年末,各项工作接踵而来,让大家都忙得脚不沾地。黄其淋暗自祈祷,千万别再出状况了。
  
  可是老天爷还是决定给他们的生活添点乐趣。
  
  “医生,请问一下骨科住院部在哪儿?”
  
  黄其淋闻声回头,长发及肩,烈焰红唇,肤白貌美大长腿,长得还有点眼熟。黄其淋心里咯噔一声。
  
  “黄其淋?”
  
  还没等他回答,女神就欣喜地开了口。
  
  黄其淋也笑着回应:“好久不见了。”
  
  女神叫郑欣。
  
  用比较详细的方式来解释她跟黄其淋之间的关系可以这样说,她是黄其淋大学最好的朋友的在一起三年的女朋友。
  
  这句话简化一下就是,她是黄宇航的前女友。
  
  
  郑欣的母亲是不久之前送进来的,老太太买菜回家的路上把腿摔骨折了。更巧合的是她的主治医生刚好就是黄宇航。黄宇航虽然跟郑欣交往的时间不算短,但是也没有进展到见双方父母,所以,直到郑欣从国外回来看望老太太黄宇航才知道这层关系。
  
  “我妈妈的腿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不是什么大问题。”黄宇航给她倒了杯茶,说道:“下个星期就可以拆线出院了。”
  
  “辛苦你了。”郑欣将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问道:“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
  
  郑欣的话还没说完,敖子逸就破门而入,一脸尴尬地看着黄宇航:“黄医生,有病人找你。”
  
  黄宇航向郑欣说了声抱歉就跟着敖子逸出去了。黄宇航问是哪个病人出了问题。敖子逸却不回答,只回头用一种“你自求多福”的眼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敖子逸带着他走的路明显不是去住院部的。黄宇航心里更加疑惑了。等走到走廊尽头的小阳台,敖子逸功德圆满一般松了口气,然后转身拍拍黄宇航的肩膀离开了。
  
  丁程鑫靠在栏杆上,眯着眼睛看着他,脸色十分不善,气氛十分紧张。黄宇航这才懂得敖子逸那个眼神的含义。
  
  
  21
  
  “你怎么来了?”
  
  “我来的不是时候,影响你叙旧了吗?”
  
  黄宇航被他一句话噎了回来,只能无奈地笑了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每次过来不都会提前给我打电话吗?”
  
  提到这里丁程鑫的气压又低了几分,他今天是来跟院长谈正事的,谈完之后觉得时间还早,就想去看看黄宇航,他走到办公室门口还没敲门就听到了里面的交谈声。当时他还以为是哪个病人,就准备自己先在医院逛逛。可他刚一转身门里面就幽幽传来一句温柔的女声“这么久没见了,你还是没变。”
  
  就这么一句话就让丁程鑫停住了脚步。他又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心里很快就竖起了高度警戒。最后终于忍不住一个电话把敖子逸召唤过来。
  
  丁程鑫走到他面前,用手勾住他的脖子,说道:“自己坦白从宽了吧。”
  
  黄宇航看着他依旧阴沉着的脸,心中非但没有不快,反而觉得丁程鑫这个样子实在可爱,“她叫郑欣,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她妈妈生病住院了,我们俩才又见面的,对我来说,她现在就是一个病人家属。”
  
  “前女友啊?”丁程鑫挑眉,“她肯定很漂亮吧?”
  
  “还好。”
  
  “黄其淋跟我说过,你就喜欢个子高,长得又白又好看,还有性格的。她占了几条啊?”
  
  黄宇航终于忍不住笑着抱住他,“没你高,没你白,没你好看,也没你有性格。”
  
  丁程鑫这才开心了一点,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恨恨地说道:“我要是大学就认识你的话,你早就是我的了,就没别人什么事了。”
  
  黄宇航失笑,“我大学的时候不懂浪漫,也不会谈恋爱,满脑子都是那些你一点也不感兴趣的医学知识。我想那时候就算你真的认识我,也不会想跟我在一起。”
  “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不,我是想告诉你,跟你在一起之后我才开始变得更好,现在你拥有的是最好的我。”
  
  丁程鑫把头抬起来,眼睛笑得弯弯的,然后吻上了他的嘴唇。黄宇航抱着他温柔地回应着。
  
  短暂的一个吻结束,丁程鑫凑到他耳边,狡黠地轻声说道:“我有没有说过,你穿白大褂的样子真的特别帅。”
  
  黄宇航也学着他的样子在他耳边笑着回应道:“那我今天晚上把白大褂穿回家好不好?”
  
  
  22
  
  12月的最后一天,医院三人组难得的准时下班,于是就约好去丁程鑫和黄宇航的豪宅好好庆祝一下。
  
  夜晚几个人将桌子摆到了花园里,一边喝酒聊天,一边等待着新年的到来。聊着聊着三个人又把话题扯到了医院里,丁程鑫及时喊停。
  
  “能不能别聊手术那些事儿了?吃饭的时候就把我恶心够了。”
  
  黄其淋笑着说:“作为医生家属,尤其是外科医生家属,你这个心理素质还不过关啊。”
  
  “还有十几分钟了。”敖子逸看了看时间,“咱们说一下新年的愿望吧。”
  
  “新年的愿望?”丁程鑫用手托着下巴想了想,“希望明年公司一切顺利,老爷子少给我出难题。黄宇航少大半夜出急诊。”
  
  黄宇航笑着看他:“希望丁程鑫的愿望都能实现。”
  
  黄其淋十分嫌弃地给了他们俩一人一个标准的白眼,然后说道:“你们说我许愿明年破格升教授有希望吗?”
  
  黄宇航回敬了他一个白眼:“你还是许愿明年少几个投诉吧。”
  
  “我希望明年医院少点是非,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敖子逸说完之后看了一眼黄其淋,又补充了一句,“我还希望明年黄其淋能少几个投诉。”
  
  敖子逸的愿望一说完,丁程鑫和黄宇航就笑出了声。黄其淋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谢谢你了。”
  
  绚烂的烟火在夜空中绽放开,点亮了这个注定不眠的夜晚,新的一年就这样到来了。
  
  四个人举起杯,共同说道:“新年快乐。”
  
  人生海海,他们却已经找到了方向。
  
  人世无常,他们望向彼此的眼中却始终有着流光溢彩,璀璨星河。
  
  
  
  end
  
  
  
  
  说过不再写医院系列了,但是狠狠打脸。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四个人会继续平淡却不平凡地生活下去。
  祝大家新年快乐。
  下个故事见(^∇^)

评论(74)

热度(1107)

  1. -Fan-一叶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