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但愿你以后每一个梦不会一场空

【航鑫】恋恋风尘

  

  
  1
  
  整栋教学楼的灯光同时熄灭,黑压压的小窗口里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秃顶的老刘气急败坏地敲打着讲桌,却也没办法让学生们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黑暗中,黄宇航感觉到有人碰了碰自己的肩膀,他略微侧过头去,丁程鑫刻意压低的声音就钻进了耳朵里,“咱们俩逃课吧。”

  黄宇航摸索着握住他的手,在他手心轻轻一按。

  好。

  两个人趁乱从后门溜了出去,一路小跑到了操场上。

  “还是从篮球场旁边翻出去吗?”

  “废话。”

  篮球场后面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与学校之间只隔了一堵矮矮的墙。黄宇航翻到墙上,纵身一跃稳稳当当落在了地面。丁程鑫也紧随其后跳了下来。

  两个人在小路上七弯八拐了十几分钟后终于绕到了街道上,灯红酒绿瞬间闪瞎了了他们的眼。

  一种逃出牢笼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丁程鑫深吸了一口气,“我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我只闻到了烤串儿的味道。”黄宇航看着路边的小摊儿两眼放光。

  “你逃课就是为了撸串儿吗?”丁程鑫斜着眼睛十分鄙夷地瞥他一眼,“真没追求。”

  “要不然呢?”

  “是为了自由啊!年轻人!”

  黄宇航绕过他身边时熟练地翻了个白眼,“你这么厉害一会儿千万别吃。”

  
  最后自由还是败给了现实。

  两个人拎着烤串儿和啤酒爬到了路边的高台上。

  “我快被老刘烦死了,我就在他课上睡了一下觉,他就让我写5000字的检查。”丁程鑫一脸愤慨。

  听到他提到了老刘,黄宇航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你说一会儿要是来电了,他会不会发现咱们俩不见了?”

  丁程鑫也傻了,他们俩都坐在前三排,老刘又对他们格外关注,傻逼才看不出来两个大活人没了。

  “完了完了,又要写5000字了。”丁程鑫生无可恋,觉得嘴巴里的烤肉都不香了。

  “翻回去?”

  “你有病啊?”丁程鑫一脸视死如归,“大不了就被他骂一顿再写份检查咯。”

  黄宇航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夜晚的风带着凉意,黄宇航看着脚底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没有人发现在他们的头顶上有两个晃着腿的少年。他们就像两只电线杆上的鸟儿,在这个匆忙的城市里只是个模糊的灰色的点。

  “喂,这是给你的。我上次去旅游看到的。”丁程鑫碰了碰他的手臂,将一个小小的黑盒子递了过来。

  “什么东西?”黄宇航正想要拆开看,就被丁程鑫制止住。

  “别当着我的面儿拆啊,你回去再看。”

  黄宇航点点头,把盒子塞进了书包里。

  “一天又要过去了。”丁程鑫望着夜色中的高楼喃喃道。

  “是啊。这么快就高三了。”黄宇航也跟着感慨,“我还会以为高中可以读一辈子呢。”

  丁程鑫笑他,“你自己读吧,我才不想一辈子对着老刘那张脸。”

  “我也就随口那么一说。”黄宇航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也笑了起来。

  “要不要碰一个?”丁程鑫把啤酒罐举起来,冲他眨眨眼睛。

  “好啊。”

  两个易拉罐碰撞在一起,发出闷闷的响,罐口有些许的泡沫溢满出来。无人察觉的高台上,两个少年郑重得有些可笑地说道:“敬自由。”
  

  2
  
  第二天早上,做贼心虚的两个人拖到上课铃都响了才慢悠悠地走进教室。讲台上的老刘却只是提醒他们下次来早一点,然后说了一大堆一日之计在于晨之类的废话。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不可思议。

  问了同学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停电后不久,学校就宣布电路检修可能要持续好几个小时,干脆将学生们都放回家了。黄宇航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好险好险。

  他拉开书包,把课本拿出来,却无意中摸到了夹层里那条冰冰凉凉的手链。

  这是丁程鑫送的。

  金属质感,坠着一只振翅欲飞的鹰。说实话,丁程鑫的眼光不错,但是黄宇航总觉得戴在手上怎么看怎么别扭,犹豫了半天,还是摘了下来放到了书包里。

  “你怎么想到给我买手链啊,戴着真的挺奇怪的。”

  课间十分钟,黄宇航晃荡到了丁程鑫的座位上。

  丁程鑫记着笔记头也不抬地说道:“你爱戴不戴,反正我在景区十块钱一条买的。”

  黄宇航骂了一声卧槽,“你能不能走点心?”

  “给你买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

  黄宇航还想说点什么,上课铃声适时地想起,他只能带着满腔的幽怨回到了座位上。一双眼睛差点没把丁程鑫的后背看出个窟窿来。

  丁程鑫这个人吧,其实很奇怪。

  高一刚开学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他。成绩优异又长得好看,对人也算和蔼,在班上人缘自然不差。可是时间长了他就发现,丁程鑫对所有人都好,那份好平均得可怕,对他而言没有谁是特别的。这个人看起来很好相处,其实骨子里冷漠得要命。

  那时候他并不喜欢他,甚至有点讨厌。

  是什么时候成为朋友的呢?

  好像是高一下学期,一次生物考试。黄宇航偏科有些严重,物理成绩好得能让老师抱着他亲两口,可生物却惨不忍睹。那天他看着卷子心慌得要命,可是他越慌脑子就越是一片空白。正当他准备破罐子破摔的时候,坐在他临桌的丁程鑫趁着老师转身的功夫把一张小纸条丢到他桌上,他打开一看,一张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答案。

  他回给丁程鑫一个感激不尽的眼神,就埋头奋笔疾书。

  走出了考场,他把丁程鑫叫住,问他为什么要帮自己。丁程鑫思索了一下,说:“老刘让我帮你提高一下生物成绩,我觉得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黄宇航竟无言以对,这个人简直简单粗暴。

  想到这里,黄宇航看着看着书就笑了起来。老刘一个粉笔头砸在他的脑袋上,“笑什么笑?书上有什么好笑的东西吗?”

  丁程鑫转过头来,看着他窘迫的样子笑弯了眼睛,动了动嘴巴,无声地说了一句傻逼。

  
  3
  
  丁程鑫其实很黏人。

  这是黄宇航没能想到的。

  他和丁程鑫成为朋友之后就意外地收获了一枚背部挂件。

  下午吃完饭后,黄宇航早早地就回到教室开始研究起那道他没能做出来的物理题。就在他艰难地做着受力分析的时候,丁程鑫毛茸茸的脑袋从他肩膀上冒了出来。

  “你身上好香啊。”丁程鑫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深吸了一口气。

  黄宇航习惯了他的动手动脚,面不改色地回他:“这是男人味。”

  丁程鑫笑他:“谁家男人味是橙花味的啊。”

  “橙花味?”黄宇航疑惑。

  “对啊。”丁程鑫又闻了一下,清爽又略微苦涩的香味溢满了鼻腔,“就是橙花味。”

  黄宇航推开他的脑袋,自己偏着头闻了一下,却什么味道也没有闻到,便认定了又是丁程鑫在逗着他玩,“你别跟我闹了,你一闹我的解题思路又乱了。”

  丁程鑫坐到他对面,撑着头看他,“都说喜欢物理的人不是有病就是变态。你说你是哪一种?”

  黄宇航熟悉他的套路,想也不想地回道:“我是有病的变态,行了吧?”

  丁程鑫笑得一本满足,笑够了以后又盯着黄宇航的草稿纸思索起来,“我学不懂物理。”

  “我看你平时都考得不错啊。”黄宇航怀疑他的说辞。

  “那是因为我学会了特定的几个套路。”丁程鑫也拿起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其实我一点也不知道这个题应该怎么解,但是我知道它大概需要哪几个公式,然后我就会把那几个公式罗列出来,其他的东西再写得模棱两可,虽然我并不懂,但是还是可以得分。”

  “真狡猾。”黄宇航咂舌。

  “这不是狡猾。”丁程鑫瞪他,“我只是在适应考试的规则。做什么事都有一个规则,考试也一样。你必须去适应它。你看大家都只看得到我的成绩好,但是我到底懂不懂根本没人在意。”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好几个词汇在他脑海里浮现,但是他都觉得有些不妥,最终还是敲定了一个听上去比较不那么尖锐的形容,“成熟。”

  “我一直都很成熟啊。”丁程鑫用笔敲他的头,“只是被你带偏了而已。近猪者笨嘛。”

  黄宇航连白眼都懒得翻了,干脆无视他的存在,专心解起题来。

  其实丁程鑫说得很对。万事万物都是有规则的,就算你不能理解,也只能去适应去遵守,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个牢笼,所有人都被这些规则束缚着。

  只是,这个道理很久以后他才明白。

  
  4
  
  又是一次月考。

  临考前,丁程鑫照惯例将自己的生物笔记丢给了黄宇航,还十分自信地说:“只要认真看完,你这次至少可以提高30分。”

  黄宇航毕恭毕敬,“谢学霸相助。”

  丁程鑫尾巴都翘到了天上,“不谢不谢,我叫红领巾。”

  其实黄宇航很讨厌复习生物,他不喜欢一切需要靠死记硬背来学习的科目,生物尤甚。

  回到家里后,他先做了一套物理试题,然后才硬着头皮把那本生物笔记拿了出来。

  丁程鑫的字不算很好,但是胜在整洁,每一页都干干净净。黄宇航走马观花般翻看了一下,还是兴趣缺缺,当他想要把笔记收起来时,在页脚发现了一行小小的字,上面写着,猪宇航,敢不好好看你就死定了!

  黄宇航忍不住笑起来,又往下翻了一页,同样的位置,写着一句,没看完就不许翻!

  黄宇航手一抖,顿时觉得有些心虚,好像背后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当真不敢再往下翻,而是倒回去认认真真看了起来。

  遗传遗传遗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勾的重点就是重中之重,不背你会错过一个亿。

  被我的机智吓到没有?

  .....

  一页页翻看下来,不知不觉,一整本笔记就被他看完了。最后一页的页尾,画着两个简陋的小人,旁边写了一句,猪宇航,全部背完了吗?

  画得真丑。

  黄宇航看着那两个鼻子眼睛都长一样的小人吐槽,嘴角却不由自主地上扬。

  他用手指磨蹭着那短短的一行字,感觉自己坐到了云端上,一颗心也随之坠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心脏的那一头连着一根细细的线。

  他躺倒在床上,把笔记本摊开盖在了脸上,于是整个鼻腔里都是墨的清香。透过墨的味道他甚至能想象出丁程鑫握着笔一笔一划写下这些字迹的样子。

  认真的,仔细的,带着笑意的丁程鑫。

  许多许多的丁程鑫拼凑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那时候他根本就不明白的词汇。

  怦然心动。

  
  5
  
  第二天一早,他就把笔记还给了丁程鑫。

  丁程鑫拿着笔记有些不信任地看着他,“全部看完了?”

  “看完了。”黄宇航做出十分嫌弃的样子,“画得真丑。”

  丁程鑫瞥他一眼,不屑道:“因为你本来就不好看。”

  “卧槽,你审美有问题吧?”黄宇航吹胡子瞪眼,“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喜欢我。”

  “我好心疼那些小姑娘,年纪轻轻就瞎了眼。”

  “旁边那个画得也丑。”黄宇航指着另一个小人。

  丁程鑫面不改色,“那是老刘。”

  黄宇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是不是有毒,谁想跟老刘勾肩搭背啊。”

  
  那一次考试,黄宇航的生物果真提高了近30分。老刘把他当成了榜样,早晚表扬。丁程鑫更加得意了,走路都恨不得把脑袋扬到天上。

  “我觉得你还挺适合当老师的。”黄宇航由衷感叹。

  “我才不要。”丁程鑫果断拒绝,“万一遇上你这样的智障学生我会被气死的。”

  “谁智障啊?除了生物我哪科不如你了?”黄宇航实力不服气。

  “那你就在生物上考赢我啊。”

  黄宇航差点把牙齿咬碎,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你等着。”

  丁程鑫上下打量着他,笑得十分愉悦,“我等着。”

  他笑起来的时候总爱眯着眼睛,就像一只狡黠的狐狸,可爱又嚣张。

  黄宇航觉得自己的心痒痒的。

  他好想摸一摸他的脑袋。他的头发总是很柔顺,会缱绻又温柔地贴在他的手心。

  可是这一次,他只是把手背在背后,紧紧地握住桌角。

  真是奇怪。他居然连摸摸他的头都不敢了。

  
  6
  
  原来丁程鑫这么好看。

  黄宇航渐渐明白了那些在走廊里假装说话其实悄悄把目光跟上的女孩子的心情。

  他的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睫毛也很长,笑起来的时候尤其漂亮。

  黄宇航盯着丁程鑫的背影微微出神。

  在他的心里,丁程鑫的定位一点点模糊,在朋友和未知间摇摆不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想把丁程鑫放到哪里。

  他开始暗喜丁程鑫对他的粘粘乎乎,每当丁程鑫靠到他身上时,他也会十分自然地握住他的手或者揽过他的腰。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演技这么好,那些不可言说的小心思都被掰碎了揉进看似平常的举动里,融化掉所有的暧昧与旖旎。

  一次讲座,主讲人在台上讲得激情澎湃,他们两人坐在后排听得昏昏欲睡。垂在扶手下的两只手碰到了一起,黄宇航正想收回,另一只手就将他握住。只犹豫了片刻,他也反手握了回去,自然而然地就变成了十指相扣的样子。

  刚开始,他有些坐立难安,甚至手心里都冒出了汗,可是后来就慢慢平静下来,他偏过头去,看着丁程鑫的侧脸。他专心致志地望着台上,好像是在认真听着讲座,可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细微的角度,所有的愉悦都藏在里面。

  黄宇航收起了目光,心里咕噜噜冒着气泡,那些小心思正在心底慢慢发酵。

  那天他们一直拉着手,用这样有些别扭的姿势听完了一整场讲座。

  退场的时候,他松开他的手。黄宇航感觉有些失落,这是第一次,他希望这种无聊透顶的讲座能够再长一些。

  
  7
  
  后来黄宇航才知道,他的所谓演技高明不过是有人配合出演。

  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任凭你再掩饰隐瞒,总会有蛛丝马迹。

  黄宇航扭伤了脚,体育课上他坐在树荫下看着其他人晒得满脸通红。正当他无聊到开始数树上的叶片时,丁程鑫坐到了他身旁。

  “你怎么过来了?”黄宇航问。明明其他同学都还在绕着操场一圈圈地跑。

  丁程鑫回答得理所当然,“我跟老师说我中暑了,需要休息一下。”

  黄宇航打量着他,面色红润自然,呼吸平缓顺畅,哪里有一点中暑的样子?这张口说瞎话的本事也是没谁了,偏偏老师还真的信了他的鬼话。

  “偷懒。”

  “我是怕你一个人坐着无聊好不好。”

  “真是谢谢你了。”

  丁程鑫偏过头看着他,“你用香水吗?”

  “当然不用啊。”黄宇航莫名其妙。

  “可是你身上真的很香啊。”说着说着,他又把脑袋凑到了黄宇航的肩膀上。深吸了一口气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黄宇航想要推开他,他的头发钻到他的脖子里,弄得他痒痒的。可丁程鑫偏偏不如他的意,他越推,他就凑得越近。整张脸都埋进了他的脖颈处。

  “你别闹了,真的很痒。”

  丁程鑫没有回话。

  片刻后,温温润润的触感印在他的脖子上。一时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像是一枚炸弹在脑海里炸开,剧烈的爆炸之后就只剩下废墟一片。

  若无其事的戏码也许再也演不下去了。

  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吻。

  
  8
  
  他开始躲着他。

  装傻充愣的本事谁也不比谁差。两个人的关系又回到了只是同班同学的阶段,碰面时甚至连个招呼都不会打。

  都是骄傲的人,冷战一旦开始,就不会有人先低头。有好几次黄宇航看着丁程鑫的后背发呆,心中不是没有懊悔的,可是那点别扭的自尊又不允许他先行示弱。

  多次走神之后老刘的粉笔头又砸了过来。只是这一次,再没有人回过头来嘲笑他,骂他傻逼了。

  他觉得很累。

  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疲惫,不能通过任何方式排解,他什么事都不想做。

  回到家后,他直接把自己砸到了床上,书包就这么丢到了地板上,书包链没拉好,课本练习册散落了一地,生物书下面,一只小小的鹰被压住了翅膀。

  黄宇航将它捡起来。

  是丁程鑫送给他的那条手链。他觉得别扭所以一直没有戴,只是放在了书包夹层里。

  他将手链绕在手腕上,金属的质感有些发凉,那只鹰就刚好落在他的血管的位置,血液从鹰的脚下汩汩流动,莫名让他想到生命的模样。

  
  9
  
  又要考试了。

  这一次没有丁程鑫的笔记。黄宇航觉得自己肯定会考得糟透了。

  他和丁程鑫又分到了同一考场,丁程鑫在他身后不远的位置。生物考试上,他用尽了力气才逼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试卷上,可是脑海里却还是混沌一片,笔尖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拉出一条又一条毫无意义的直线。

  距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丁程鑫起身准备交试卷,在经过黄宇航的座位时,他紧握着的手微微一松,一张揉得发皱的纸团这样落在了桌面上。

  黄宇航看着纸团略微有些发愣,他把纸团攥在手心,将那张空白多过答案的试卷交到讲台上,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追了出去。

  一直追到操场边上他才看到了丁程鑫的背影。

  “丁程鑫!”

  前方的人停下了脚步,他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是像第一次那样问他为什么要帮自己还是单纯地说声谢谢。

  短暂的沉默之后,丁程鑫转过身来,他笑起来眼睛还是弯弯的,他说:“你千万别谢我,我叫红领巾。”

  
  回到家后,黄宇航才从书包里将那张小纸团翻出来,意料之中的,上面是满满的答案,仔细看却会发现在末尾有一句写得小小的话,猪宇航,再有下次我就不管你了。

  黄宇航笑倒在床上,可是笑着笑着,他又觉得眼睛发涩。原本悬挂在心脏上的那条细线慢慢结成一个网,然后那个网越拉越紧,几乎陷进了血肉里。

  真疼。

  疼得要命。

  
  那场冷战就这么结束了,一切似乎都恢复到原样。

  “那天你根本没抄我给你的答案吧?”

  丁程鑫看着成绩单皱起了眉头。

  “抄了也没用啊,我不会做的还是不会做。”

  黄宇航倒是不介意。

  丁程鑫白他一眼,“没心没肺。”

  “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老刘了。”黄宇航笑着伸出手想要揉乱他柔顺的头发,却在触碰到的瞬间停住。

  他往后退,他收回手。

  还是不一样了。


  
  10
  
  其实他也想过要确认些什么。

  只是后来放弃了而已,因为他知道他们都给不出答案。
  
  高考前的最后一个假期。他把他送到家门口,然后轻轻抱了抱他,双手环过他的腰,是一个十分煽情的姿势。

  他顺从地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短短几分钟的拥抱,他却想到了永远。

  放开的时候整颗心都揪着疼,他现在一定难堪极了。转过头的时候他对上了他的眼睛,他这才发现原来他和他一样狼狈。

  也许只会有这个拥抱了。

  也许这辈子也只有这个拥抱了。

  转身上楼前,他对他说,生物卷子你一定要写完哦。

  他点头,说好。
  
  
  考场上,他飞快地做完了物理和化学,最后那张生物卷子他写得很慢。他曾经说他适合当老师,并不是逗趣。至少他这个学生被他教得很好。

  那天天气很好,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一束阳光斜斜地打到他的桌面上,留下分明的一道金黄。填完最后一个空后,他把头埋进了手臂里。

  高中真的不能读一辈子。

  他人生中最热烈最灿烂的一个夏天就要结束了。

  
  
  11
  
  成绩出来之前,班上组织了一次聚会。那天的气氛很微妙,许多平日里并不熟识的同学也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黄宇航觉得很奇怪。明明自己并没有那么不舍,却莫名被这样的氛围感染,竟然也觉得鼻酸起来。吃过饭后,有人提议去唱歌,大家都勾肩搭背地往ktv走。

  丁程鑫拍拍黄宇航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咱们俩先走吧。”

  黄宇航点点头。两个人悄悄地脱离了大部队,顺着相反的街道往回走。

  “去哪里?”

  黄宇航问他。

  “你猜?”

  丁程鑫笑着扬起手中的袋子,里面是好几罐啤酒。
  
  两人费力爬到高台上,被晚风一吹,脑袋顿时清明了许多。

  “我讨厌这附近所有的高楼。”丁程鑫晃着腿,看向远方,“小时候我觉得这里是世界上最高的地方,可是有了那些高楼之后它就变矮了。”

  黄宇航笑他,“幼稚鬼。”

  “你也是幼稚鬼。”丁程鑫呛回去。

  嬉闹过后,两人又沉默起来。

  “高考完了我们就自由了吗?”丁程鑫问。

  黄宇航思索,“至少有两个月的时间是自由的吧。”

  “这算什么自由。”丁程鑫笑。
  

  他们同时拉开啤酒罐的拉环,举起来碰在一起。

  这一次没有那么郑重又傻缺地说出口,他们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补充着。

  “敬自由。”


  
  12
  
  那天他本来是准备问他的。

  “你想报哪个学校?”

  这个问题在嘴边绕了好几圈最终还是咽了回去。他也不知道得到了答案之后能怎么样,是不顾一切跟他去同一个地方,还是绕开未来会属于他的城市?

  他根本就做不出选择,索性就不问了。

  还有一个词语叫听天由命。

  现实不是童话,他并没有那么刚好的出现在他的学校。

  地图上拉出一条线,他们之间隔了半个中国。后来,黄宇航想,其实世界上根本没有无法选择的事情,走到了结局你就会知道自己心里的天平到底倾向哪一边。

  最开始两个人还是有联系的,看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与对方分享,只是这种喜悦是有时限的,等到对方回复的时候,所有的心情都已经趋于平淡。说到底还是有了距离。

  最后一次通话是在大三的学期末,那时候他们的联系已经很少了,接到丁程鑫电话的时候黄宇航还有些惊讶。

  “喂。”

  “我是丁程鑫。”

  “我知道。”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笑声,“我还以为你把我电话给删了呢。”

  “怎么会。”黄宇航也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这一句话倒是把黄宇航给问住了,他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我不逗你了。”丁程鑫收起了戏谑,轻轻地说了一声,“新年快乐。”

  窗外的钟声适时敲响,黄宇航这才想起,今天是12月的最后一天,他站到窗边,一朵烟花在夜空中炸开,散落成了星星点点。

  新的一年就这样到来了。

  他握紧了手中的电话,用同样温柔的语调说道:“新年快乐。”


  
  13
  
  时间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再深的伤疤都可以被它治愈。何况只是心底那点酥酥麻麻的痛。黄宇航发现,想起丁程鑫的时候他没那么难过了。如果不是因为又翻出了那条手链,他大概会觉得那些往事都是梦一场。

  工作之后他就很少回老家了。

  偶尔回去一趟也是最多住个两三天。那间小房子里锁着他的年少时光。事情的起因是一本笔记,他在沙发下面找到了一本高中时的错题本,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在家里寻起了宝。

  那个破旧的书包是在床底下翻到的,夹层里就放着那条手链。

  刚看到的时候,黄宇航有些发愣。

  那只鹰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他将它拿起来擦拭干净,金属的材质在灯光照耀下反射出微微的光亮。

  ......

  喂,这是给你的。

  别当着我面儿拆啊。

  反正我在景区十块钱买的你爱戴不戴。

  ......
 
  有些东西被藏在了时光里,虽然积了灰,却依然是宝藏。

  黄宇航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了将手链戴到了手腕上。丁程鑫说过,他喜欢鹰,因为鹰是自由的。

  他和他的心意之间,间隔了一整个青春。


  
  14
  
  高中的那个班组织过同学聚会,他们俩还是没能见面。聚会当天,丁程鑫没来。许多老同学已经变了样,有人举起酒杯对黄宇航说:“咱们这个班就你和丁程鑫混得最好了,他今天怎么没来啊?”

  “我也不知道。”黄宇航略微愣神。

  那个人似乎也很惊讶,“我记得你们俩关系好得不得了啊。”

  黄宇航笑,“我们很久没联系了。”

  话说到这里,那个人也有些尴尬,连忙把话题转移到其他地方。

  吃过饭后,黄宇航就找了个理由先走了。他喝了不少酒,不能开车,只能站在路边等代驾来接。

  工作这么多年,这样的场合他已经完全可以适应,但是,还是不喜欢。一堆人带着面具互相吹捧夸耀,举起酒杯祝的都是步步高升,财源广进。

  他又想起了丁程鑫,他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杯子碰在一起,他们只敬自由。

  可是哪里有自由呢?

  那时候他们觉得学校是牢笼,跑出来了就是自由。走出了学校,他们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才是真正的无处可逃。处处是规则,处处是红线。一道围墙后面紧跟着另一道围墙,永远也翻不到围墙外面。

  他不知道丁程鑫还会不会想起他。他倒是时不时就会想起,关于那段时光。关于那个年纪。

  那一段无暇的岁月里,他和他的名字前似乎可以加上一个暧昧又轻飘飘的定语。

  他是他的丁程鑫,他是他的黄宇航。

  而现在。

  他们的保护塔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终有一天会轰然倒塌再夷为平地。

  我不自由,你是不是也一样?

  属于他们的那个夏天已经过去了。

  再无岁月可回头。



       end





  我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次的中二期又到了,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有点矫情的故事。最后给大家推荐两首我写文的时候一直在听的歌,老狼的《恋恋风尘》和《青春无悔》。
  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让我一生中常常追忆。
  给大家一个爱的么么哒。





  

评论(56)

热度(447)

  1. 海角一叶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我心好痛